金融监管是一门求平衡的艺术

七嘴八舌 2012-12-25 278 次浏览 0 条评论

据报道,针对近期多家银行曝出其代销的投资产品出现到期不能兑付的情况,银监会发文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全面排查代理销售第三方产品的业务,并在15日内完成排查工作,形成正式汇总报告。对此,有学者评论道,银监会的相关工作用心良苦,但消弭银行趋利短视行为仅依靠亦步亦趋的紧急发文是不够的,只有未雨绸缪地搭建起完善的风险预警机制,才可能从根本上降低市场上的信息不对称风险。我们认为,风险预警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很有必要,但金融监管落后于现实中的金融创新并不可耻。在防不胜防的情况下,金融监管应做到防微杜渐,以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为监管“红线”。

  银行理财产品等银行表外业务在近几年中迎来大发展时期,以银信合作为代表的创新业务发展与监管的三令五申就像是一出没有结局的“猫捉老鼠”游戏。今年,银监会就曾下发《关于信托公司票据信托业务等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规范同业代付业务管理的通知》、《关于加强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监管的通知》等多份文件,进一步规范相关业务。临近年末,银行代销的第三方产品风险比较集中地爆发,银监会又发文将“被代理机构的审慎尽职调查”、“持续性跟踪评价机制”等作为重要排查点,并责令银行明确“线下销售交易和手工出单是否经过总行批准”。

  有评论称,银行理财乱象需制度化监管;在金融创新风潮日盛的语境下,事前系统性监管框架仍需进一步完善。此言有理,因为事前防范远胜于事后补救,而且系统性、制度化的监管体系能应对各种问题,从而不惧创新的突发性和多样性。然而,“完善”和“事前”只是一种理想,金融监管没有可能预警到所有风险,甚至也没有责任和义务去监管一些行为。监管必须适度,须在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之间取得平衡。

  就银行代销第三方产品的一些乱象而言,主要责任其实并不在银监部门。其中,银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其在操作风险、信用风险等方面把关不严,纵容了风险的产生和蔓延。在一些事件中,银行客户也应“买者自负”。那些认为理财产品,尤其是在银行购买的产品稳赚不赔,却根本没有履行投资者应尽的义务的投资者,其实只能怪自己。此类事件对整个理财业务市场的影响很有限,对单家银行的财务影响也很小即便投资者损失全由银行承担,更多的影响体现在声誉风险。对于这些情况,银监会所能做的工作除了紧急发文进行规范之外,更应是加强日常的投资者教育和银行监管,从理财产品的买方和卖方建立规范买卖的长效机制。

  银行理财产品和银行代销产品有一点饱受质疑:告知义务没能尽到,信息披露不够到位,尤其表现在产品购买前的环节中。但是,对于不同的产品、不同的银行而言,公布多少信息才算透明?这点颇具争议。正如一位监管者曾指出的,土豆销售的透明性包括一个固定价格的标签、包装日期、农场名称,但就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对于复杂的金融产品,一千名银行客户经理存在一千种对透明度和充分披露的理解。对此,监管者应根据原则制定更为清晰的规则,以便于原则在实施过程中的统一性和有效性。在这方面,银监会近年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商业银行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银行提高理财产品信息披露透明度等。相关规章制度的进一步出台是可期的,也是有必要的。

  在这些事件中,作为行业监管部门,银监会当然有责,且监管体系的制度性建设仍是更有效的监管手段。但是,只要监管部门和银行共同致力于做好银行客户服务工作,银行致力于从文化建设和风险管理方面做好转型工作,投资者进一步提升金融知识和风险意识,理财业务市场便不难在规范中继续谋求更大的发展。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