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平:金融危机与金融创新无关

七嘴八舌 2013-01-26 265 次浏览 0 条评论

和讯网专栏作者 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教授王治平 和讯网专栏作者 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教授王治平

  如果你原先有一块土地,你用它来种植庄稼,“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你的劳动与你的土地一结合,就可以生出孩子——财富,你就可以籍此获得收益,养家糊口。

不过,这只是农业文明时代“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式的小康人家,财富创造非常有限。而当金融业发达起来以后,情况就发生了改变。

首先可以将这块土地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如果你的土地经评估价值100万的话,你就至少可以获得100万的借贷资金,用以从事其他经营活动。我们知道,抵押作为一种担保,它是在不变更抵押物的占有使用的前提下,保障借贷安全的措施。所以,你即使欠了银行的钱,也不妨碍你继续占有使用你的土地。这一来 你就有了两份资产,一份是价值100万的土地,另一份是100万的资金。

这100万的资金你可以用来办一家企业,生产或经销商品,赚钱赢利,你只要保证连本带息按期归还就行。而且因为银行本是靠贷款收息来取利的企业,到期时它也不一定要你还钱,它可以续展它给你的贷款,所以,你只要按期付息就够了,事实上你可以长期地使用这笔款项。

如果你把这100万资金的企业经营得很好,人们愿意向它进行投资的话,你可以设法把它的资产股份化。按每股1元来算,你的企业总股本就是100万股。然后把它卖给愿意来向它进行投资的投资者。

当然你不会按照1股1元的价格来卖。因为你的这个企业前景看好,未来有不可限量的前(钱)途,你是可以将它“溢价”发行的,即提高每股的售价来卖,至于究竟卖多少钱1股,当然要看市场的意愿。我们知道,任何商品(包括股票)的价格确定,只要由买卖双方认同即可。现在我们假设你卖到了3元1股。这一来你就有了300万的资金了。

  如果你把企业的股份全部卖掉的话,你将不再拥有这家企业,所以为了保持你对这家企业的控制权,你可以卖掉其中的一部分股权,而自己也保留一部分。按照股权分散原理,你只要拥有其中1/3的股份,你就足以作为最大股东而控制该企业了。

这一来,你在保留1/3的股份、从而得以继续控制该企业的前提下,凭空获得了另外的200万资金。你又可以创办另外两家各100万资金的企业。这样你就拥有了4份资产。而那两家企业也可以照此办理,如果企业前景看好,还可以再将它股份化,从而控制更多的企业资产。从理论上讲,它可以子子孙孙、无限滋生繁衍。

以上是从单个企业的角度来考察的,事实上谁也都会这么想,如果大家都照此办理去向银行借贷的话,银行的钱也要放完。因为我们知道,银行的钱也是来自储户的储蓄。

银行吸收储户的存款要支付存款利息,他们发放贷款可以收取贷款利息,这存贷利差就是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它的次要来源是为客户提供各种各样的中间服务。)如果这存贷利差比较大,那些储户就会不满足于银行给予的那么一点存款利息,他们也希望直接参与投资,以便获得更多的瓜分。这就使得他们减少储蓄、增加购买股票之类的股权投资。

当然,对于居民来说,储蓄是没有风险的,利息尽管较低却是固定的,而股权是有风险的,股权分红是不固定的,可能较高但也可能较低,甚至于零。每个居民都有不同的风险偏好程度,有人宁愿低利息也要旱涝保收,有人则喜欢赌一把,博一下。所以,储蓄仍然会存在,但数额就会因投资市场的发展而减小。

其实这对于银行来说也一样。它吸收存款是固定的成本,但发放贷款却是有风险的。尽管它也会做出尽量准确的预见、也设置了一些担保措施,但毕竟未来是具有不确定性的,万一收不回贷款,银行就要破产——来提取存款的储户取不回他们到期的钱,他们就要愤而把银行的桌椅板凳统统砸烂,是为“破产”的原意,现在“破产”的定义是“不能支付到期债务”。

银行一则为了增加自己的经营所必须的资金,二则为了规避自己的风险,也把自己给企业发放贷款的债权,转变成为债券,卖给社会上的投资者。既是让他们也享受投资可能带来的收益,也是让他们同时分摊投资的风险。

银行为不同金融需求的人,设计了种种不同的“金融产品”。而且,随着金融需求的变化,人们不断进行创新,创造出了很多的“金融衍生工具”,也就是“金融创新产品”。它们的产生,创造性地解决了经济活动中可能碰到的金融问题。

举个例子。话说那年闹“非典”,一下子把抗非典的中草药“板蓝根”价格抬上去了。第二年该种植的时节,农民是种还是不种?种多少?药商是买还是不买?价多少?颇费踌躇,因为谁也难料“非典”是闹还是不闹?如闹,板蓝根价格上天,毕竟人们认定它能救命,如不闹,板蓝根价格入地,毕竟板蓝根不能当饭吃。

对于这种市场需求动荡不定、价格涨落畸高畸低、因而风险很大的产品,都会存在这个难题。后来药商与农民协议:先由药商向农民支付每亩800元的定金,以保障药商有在收获季节以每亩1500元的价格购买全部板蓝根的“权利”,届时再由药商决定是否购买。这就是一种叫做“期权交易”的金融衍生工具。“期权”与“期货”不同,“期货”届时一定得按照当初商定的价格买卖,而“期权”作为权利,则是可买可不买的。它较好地解决了风险与收益的合理分摊问题:

对于药商来说,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1600元,那么药商再付700元购得后卖出可赚100元;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1500元,那么药商没钱可赚,但药商如果不买要损失800元定金,所以他一定会买;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1400元,那么药商要亏100元,但药商如果不买要损失800元定金,两害相权取其轻,他还是会买;……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700元,那么药商要亏800元,药商买与不买一样要损失800元定金;如果未来市场价格低于700元,他当然就不买了,白白损失800元定金。

而对于农民来说,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1600元,那么农民得到1500元,少赚100元;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1500元,农民就以此价格卖掉了他的板蓝根;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1400元,那么仍旧可以获得1500元,而不用担心卖不掉;……如果未来市场价格是700元,那么不管这个药商买与不买,农民仍然可以获得1500元;如果未来市场价格低于700元,这个药商不买,农民把它卖给别人,但他已有800元的保底。

最终,农民最多得1500元,至少也有800元,而药商最多损失800元,收益就要看市场未来的价格了。这里,双方的谈判就在于确定期权的价格、定金的数量。

于是,“金融工程”的定义就出来了:从狭义来讲,“金融工程”就是创造各种“金融创新产品”。从广义来讲,“金融工程”是指“创新性金融工具与金融手段的设计、开发与实施,以及对金融问题给予创造性的解决。”这是美国金融学家约翰•芬尼迪(John Finnerty)所概括的。近年来,“金融工程”在世界各国得到很大的发展,解决了很多金融问题,可以说,“金融工程”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宠儿。

遗憾的是,金融危机一来,金融工程仿佛成了替罪羔羊,其实这不过是它“成长中的烦恼”,它带来的好处咋不见了呢?就像贷款买房的人,总是抱怨自己成了可怜的“房奴”,却不想,若无“楼宇按揭”这样的金融创新,他不是得要一点一点地攒钱、一直等到年老的时候才可能买到房子住吗?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