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伟刷新私募发行三大记录 频向业内大佬取经

王亚伟的首只私募产品“外贸信托——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昀沣”)将完成募集,而很多答案早已在这天前揭晓。

  前公募“一哥”这次刷新了阳光私募的几大纪录:轻松募资20亿,超越此前所有阳光私募产品首发数据;固定管理费率达到2.5%,刷新此前2.2%的最高纪录;认购门槛最高达到2000万,刷新重阳一期创下的1000万门槛。

  最为重要的是,王亚伟给阳光私募乃至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带来了新的启示,如同他在复出后首次的发声中指出的一样,“国外独立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了绝大多数资产,而不是拥有渠道或资产的公司,因为这些独立的资产管理公司往往业绩领先。”

  刷新私募纪录

  以目前从渠道传来的募集认购意向的进展来看,王亚伟的首只私募产品首发达到20亿,已经几无悬念。

  这无疑刷新了阳光私募单只产品的发行纪录。事实上,如果没有上限的话,王亚伟的首只产品的发行数据可能更加惊人。

  按照该只产品的发行程序来看,12月21日是申购该只产品的最后打款日期。而未来这只产品或将很快成立,这意味着,“一哥”全新的投资组合将很快在市场出现。

  王亚伟与他的千和资本刷新的不仅仅是发行纪录,还有阳光私募的固定管理费用纪录和入门门槛纪录。

  昀沣目前的固定管理费用为2.5%,而其浮动管理费则遵循了“行规”,为超额收益的20%。

  此前有记录的阳光私募该项收费最高为前华商投资总监庄涛的磐信一期,达到2.2%。

  此外,同为华夏出身的孙建冬,其在华夏时名声仅次于王亚伟,其首只产品的固定管理费用仅为1.5%。而孙建冬2010底成立的产品鸿道3期,其托管行与受托人皆与昀沣一

  致,分别是招商银行和外贸信托,但鸿道3期固定管理费也不过是2%。中邮基金前投资总监彭旭的首只私募产品鼎萨1期的该项费用也为2%。

  而其余大多数私募,该项费用则徘徊在1.5%-2%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该项固定管理费通常包含了信托费和银行保管费,而其中前者为阳光私募所享有,后者则为银行所收取,后者通常为0.2%左右。如果面对一般的私募,银行渠道通常比较强势,个别还会从浮动管理费里收取提成。

  但从业界传来的消息显示,虽然招行作为优质的阳光私募发行渠道一向较为强势,王亚伟在此次合作中才是强势的一方,银行方面除了保管费、申购费用等常规收费外,估计很难得到更多的分成。

  这意味着“一哥”首只基金所能获得的固定管理费应为2.3%左右,以20亿的募资额度来看,年收取的固定管理费用应在4600万左右。

  昀沣的入门门槛也成功地刷新了纪录。昀沣分两个渠道销售,分别是招行与国信证券,其中在国信证券的门槛以1000万起跳,无个人资产的限制;在招行的销售门槛则更高,起点为2000万,且投资于该产品的资金不得超过个人资产的20%,即客户的总资产至少要达到1亿元。

  而目前的阳光私募入门起点通常为100万,高者也通常在300万以内,此前的最高纪录为裘国根旗下的重阳1号与2号重新募集时创下,分别为1000万与500万。

  “低调”的背后

  事实上,此前众多大牌私募发行皆需通过路演等多种宣传方式,比如有中信产业,基金作为背景的庄涛,其发行首只产品时也多次在中信证券营业部与高端客户组织路演推荐。而此次王亚伟在发行期间并无任何公开露面与路演,但其产品依然一票难求。

  此外,对于以往渠道强势的发行格局,这次王亚伟的私募基金发行也扭转了局面。可以对比的是,上一次创下阳光私募发行纪录的李旭利掌管的重阳3期,是以重阳投资向银行渠道贡献了创纪录的渠道费用为代价的。

  而“一哥”能够创下如此多的纪录,除了其在公募业的有力品牌之外,或还与他此前的多方取经有关。

  据私募人士透露,王亚伟在筹备私募基金之时,曾多方拜会各大重量级私募掌门人,向他们取经阳光私募的经营经验。

  而从王亚伟目前公司与首只产品的运作模式来看,其从私募大佬方面获得经验不少,比如其千和资本的100%持股模式,以及首只高门槛的制定、托管行等的选择。

  有阳光私募人士就对记者指出,王亚伟设定的高门槛,决定了其客户皆为资产亿元级别的超级富豪,这类人群的资产级别决定了其具有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为其以后延续类封闭式运作带来了基础。更为重要的是,这类人群通常拥有更多的商业与资源,或为王亚伟的投资带来更多的得益。

作者: DAVE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