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移民潮背后的金融陷阱

七嘴八舌 2013-02-28 463 次浏览 1 条评论

富豪移民
富豪移民

 

  最近一则美国投资移民史上最大的骗局引起了强烈的反响,147名中国富豪以每人50万美元的额度,集资7350万美元,帮助芝加哥会议中心拓建,并以投资移民的方式申办绿卡,最终未果。近三年,仅投资移民产生的资本外流就高达150亿美元。

  改革开放后的30年间,中国向海外移民数量可能达450万人以上。此前调查,可投资资产在人民币1千万以上中近60%的人士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约27%的身价过亿的企业主已经完成投资移民,而正在考虑的人占比也高达47%。

  自80年代以来,留学移民、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分别构成了三次移民潮的主力,现正处在第三次移民潮中。

  为什么这次是中国富人想移民海外呢?最根本的还是富豪担心被追究经济“原罪”和“均贫富”,少数人是为了孩子教育或社保,国内食品安全隐患。

  但人们今天不关心这些中国富人为何移民,人们关心的是,美国为什么对于技术移民的口径不断收紧的同时,却在逐渐放松投资移民的门槛?美国到底在做什么?富人移民海外对我们中国来说到底损失了什么?美国需要这些中国富人么?

  就进入的海外资本而言,美国不会在意于这些钱是白钱还是黑钱,近几年中国富人的增加引起了美国政商界的高度关注。

  只要中国人花上50万美元在美国买房就能拿一张美国绿卡,还能够让自己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住在美国,提出这项议案的人是舒曼,这个人恰恰是对中国控制人民币汇率进行制裁的提案人。

  美国房地产不景气确实需要中国富人来当救世主,中国富人蜂拥而入美国,资本随移民而去。过去几年,国际买主购买美国住宅房地产的金额为820亿元,而前一年是660亿元。在这820亿美元中,有1/4是中国富人贡献的。

富豪移民
富豪移民

 

  中国的富人群体,成了西方国家的觊觎目标,通过他们控制的主流媒体炒作所谓的“移民潮”,也就事出有因,这种移民潮如期出现也对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釜底抽薪。

  可见移民潮的背后,是过去20年,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需要大批量的财富资金转移。这不是危言耸听,为了达到财富资金转移这个目的,美国甚至不惜借助于战争。

  每次局地战争一打响,大量的资金财富就会从战争国流出,转向安全的地方,尤其是美国。科索沃战争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实例。

  科索沃战争爆发之前,大约有接近万亿的热钱因为没有投资的去处而在欧洲上空游荡。只要战争一打响,这些钱就会因为投资环境迅速在欧洲转移到美国。

  事实上是什么呢?战争打响后,接近一半也就是5000亿资金迅速从欧洲外逃,这其中又有一半资金比如3000亿直接去了美国,直接支持了美国接下来数年的繁荣。

  那么如果看看最近的这场伊拉克战争,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市场又发生了什么呢?最显著的特征是,油价直接上涨,从40美元到140美元,油价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

  石油美元再一次出现,美国借助于石油价格飙涨的借口多次进行量化宽松,美国再一次通过印钞来换实物。大量的美元造成了世界范围内资产价格的飙涨,尤其是大宗商品市场在09年创造了历史性的新高。

  当然,美国也有遭遇危机而资本外逃的严峻时刻。911事件之后,美国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资本外逃,大量的热钱从美国撤出流向国外,美元遭遇信任危机。

  那么美国该怎么挽回这种现象呢?还是战争。阿富汗战争就是这种产物,战争一打响,军事实力一展现,全世界的资本又重新对美国的信心恢复,外逃的资金全部回流,美国股市迅速回升。

  综上所述,美国过去几十年一直依靠局地战争展现自身实力,实现财富的大转移。美国确实在有意无意的吸引世界财富资本进入美国,这种现象可能谈不上是一场国家阴谋,但却实实在在的发生着,美国确实需要世界各国的财富资本。而往往最关键的是这些外国资本进入美国之后基本上都没有好结果,大多数的结局是烟灰飞灭。

富豪移民
富豪移民

 

  美国正是利用自己的金融垄断实力实现自己的这种“抱负”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美国国债,这只是一场长周期的游戏。

  中国政府积攒的3万亿外汇储备主要就是美国国债,到头来很可能是一场空,中国政府甚至开始停止购买美国国债。如果不去买美国国债,就算是进入美国的其它产业,在金融垄断资本面前也没有任何便宜可捞,甚至是被吞噬。

  过去数年,美国一直利用自身控制的全球媒体和信用评级工具,在全球各国市场制造无中生有的“风险”和恐慌,实际上也是为这种金融垄断资本服务。

  雷曼兄弟的倒闭以及“两房”次级债引起的希腊破产等是针对欧洲资本的成功围猎,高盛与中国诸多公司签订金融衍生品合同造成中航油、中信泰富的濒临倒闭,百年老店甚至因为一个合同而破产屡屡发生,这是对中国资本的围猎。

  在美国金融垄断资本面前,进入到美国的这些财富资本没有任何好的应对方法,国际金融市场逐渐成为美国垄断资本的一场长期游戏。

  中国的中投公司带着让外汇储备保值增值的大志,却几乎在美国投资什么就赔什么。用脚趾头都能够估计近年来在新兴的赴美收购潮中对美国已经金融化的房地产业和其它产业的收购的中国国有和民间资本的最终悲惨命运。这也不怪中投,在几乎所有与美国人的金融游戏中,全世界资本都是折戟沉沙。

  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美国国会两党历年来在国债上限问题上的“民主政治秀”或者标准普尔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的“客观和公正”的表演,都是做给仍在信奉美国模式的市场拥趸们看的,希望这些资本继续来到美国,请君入瓮。

  只有全世界的财富资本向美国源源流动,被金融垄断资本大力吞噬,暴利才会源源而来。可见所谓国际金融市场的公平、完善,不过是被罩上了一层美丽的外衣,再美也掩盖不了它所弥漫的血腥味。

  有人会反问,美国如果需要财富不是很简单么?美元是世界货币,只要多印点,财富不就来了么,至于需要这么复杂通过战争来实现财富转移么?

  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简单,一个国家的纸币是建立在国家信用之上的,一个世界范围通用的纸币当然也要建立在世界信用之上。

  美国如果希望自己的美元继续成为世界货币,它是需要世界范围内维持对美元的信心的,这种信心的维持并不容易。正因为这样,美国国会每次在量化宽松的讨论上都特别小心,美国如果大幅印钞是会让世界范围对其失去信心的。

  面对人民币想成为世界货币的冲击,美国确实是步步惊心,小心翼翼。正因为如此,美国国会历年来讨论量化宽松以及国债上限等表现出的对世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不失为一场非常成功的show。但是结果什么样呢?美国的量化宽松要来的还是来了,只是这种负责任的态度依然是要表现出来的。

  当然我们中国也要总结,美国为什么能做到让世界范围的财富资本大范围转移,而转移之后更是对其进行猎杀?这个运作能够得以运行的重要前提和保障,就是美国的全球霸权。一个是军事霸权,一个是经济霸权。这种经济霸权的核心就是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

  这种霸权地位带给美国太多。美国是当今头号经济大国,强大的制造业奠定了美国在20世纪的绝大多数时间里经济繁荣的基础。

  但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美国许多制造行业或消失,大量生产线迁移海外,美国经济逐渐空心化。美国服务业已占国民经济比重约80%,包括最赚钱的金融业。美国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已经变成了金融生存。

  过去数年,美国多次进行量化宽松,让美元流向世界,而抽吸资源和财富。美国人正是用金融手段从全球向美国转移财富,虽然美国实体经济不振以及出口的实物财富越来越少,虽然美国常年维持庞大的贸易赤字,但这并没有问题,美国只要开动印钞机和几乎零代价的美元外流来换取实物商品,没有比这更合算的国际贸易了!

  美国的经济已经完全演变成以美元纸钞换取全球实物财富的过程,世界范围内的国际贸易早已经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中国也许常年为自己是贸易顺差国而骄傲,殊不知自己正成为美国的制造工厂,这个工厂的材料还来自于自己中国,难怪中国的单位GDP需要消耗这么多的资源和能源。

  更可笑的是,印度也在为制造方面逐渐赶超中国而沾沾自喜,殊不知自己正在逐渐沦为美国的“黑奴”。在成为美国的制造工厂还不要紧,关键是美国的金融垄断资本还要在这中间拼命挖掘利润。

  比如压价收购中国的出口工业产品,高价向美国市场抛售,从中赚取暴利,从美国进口商的进口价到中国产品的最终零售价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价差,当年标有“中国制造”的苹果iPod在发达国家市场零售价接近300美元,其中中国出口组装厂只赚取不到5美元的加工费,而150多美元被美国设计、运储、营销等环节的企业获得。中国人民的血汗制造成为美国商人的暴利来源。

  美国这种以印刷美元为主要生计的做法是无法长期维持的,美国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08金融危机后,逐渐从金融业部分回归制造业,这是美国正在转变的道路。

  但无论如何,美国在金融市场依然掌握着绝对的控制权和主导权,也制定市场规则,这都是为了有针对性地对中小资本和非美资本展开猎杀。

  而为了让全球资本或者游资蜂拥进美国市场供其金融垄断资本进行围猎,美国不惜利用各种手段,比如利用战争或者移民潮,而中国的富人移民也正是这种制度下的产物。

  人们似乎能感觉到,在遥远的西方或者说大洋的彼岸,有一个巨大的金融黑洞,正在等待着送入其中的财富资本,而送入之后的结果则是被吞噬殆尽。

  反观亚太地区,出现了一批媒体和专家,居然无中生有的炒作富人移民潮,充当着西方国家的同谋,起劲地吆喝。这恐怕正是“第三次移民潮”的真谛。

正见、正思、正语

1 条评论

  1. 小猪

    现在有钱的人都喜欢往国外跑,实际上却是得不偿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