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开幕在即 盘点热门话题

七嘴八舌 2013-03-02 296 次浏览 0 条评论

2013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即将开幕。这是中共十八大召开后的一次“大换届”,将选举产生新一届国家机构和政府机构,审议并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确定全国人大、政协、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领导人选,这无疑将奠定未来五到十年中国经济政治发展的基本格局,因而引发了国内外高度关注。

“两会”集中了各界精英,议程广大精微,看点繁多,令人应接不暇。为此财新网编辑部盘点了公众高度关注的热门话题,分别梳理如下,以便读者聚焦。

 ——机构改革:

2013年全国“两会”,从议程上看,核心议题有二,一是机构改革,一是人事调整。就机构改革而言,此次“两会”将审议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提出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转变职能方案》。这已是1949年以来第七次机构改革。值得注意是,此次方案突出了“职能转变”主题,把职能转变作为行政管理体制的核心,而机构改革和调整是手段,是外在表现。

这是有新意的说法。其实,政府职能转变,就是说,要搞清楚,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对那些不该做的,就不要做,可交给民间和社会组织去做;那些政府该做的事情,应该强化约束,并明确如没有做,该怎么问责。

转变政府职能,是机构改革成功的基础。如果政府职能没有大的调整,仅仅在机构上做加减法,分分合合,时分时合,意义不大,也很难达到预期目标。此次“两会”在如何在明确政府与市场边界的前提下推进大部制改革,应是最大看点。

  ——人事安排:

中共十八大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领导集体。这是执政党十年一次的大换届。这种换届,必然体现在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人事安排上。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已经审议相关机构的人事安排建议名单,这个名单,将在2013年“两会”上向代表和委员提出,并由代表和委员酝酿讨论。最后,这些领导人选将分别由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选举产生。

依惯例,中共新一届领导集体成员,将在全国人大、政协、中央政府等担任新的职务。

目前,最大的悬念是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公布后,政治局委员的分工、国务院副总理和国务委员的人选,还有各部委领导等内阁成员的动向。诸如发改委、财政部、央行等综合部门,还有外交部、商务部等掌门人如何调整,谁去谁留,外界猜测甚多。同时,一些部委如被撤并或整合,那么,新成立的部委机构等人选也令人关注。

  ——反腐败:

此次两会确立“习李体制”后,反腐败如何制度化,可谓举国关注。习近平“苍蝇老虎一起打”的表态言犹在耳,亿万民众对此期望殷殷,国际社会也密切关注。新一届领导人要取信于民,赢得民意和合法性基础,就必须严惩日趋严重且弥散性的腐败、制订并出台中国版阳光法案。这既是试金石,也是风向标。

反腐败,一概而蔽之,无非是有效约束权力。约束政治或政府权力,除了政府自我约束和监督,无非有四:一是强化代议机构对政府的实质性监督;二是确保民主党派依法参政议政,强化对执政党的监督;三是出台阳光法案,置掌权者于人民的监督之下;四是加大媒体监督,通过信息公开促进依法行政。此次“两会”将释放何种信号,令人期待。

  ——城镇化:

在中国官方文件的宣示中,中国城镇化率仍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差距就是潜力,因而,推进城镇化就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将带来投资的大幅增长和消费的快速增加。但是,政府主导的、以土地推动的城镇化,也存在诸多问题。

已有经济学者提醒,城镇化并不只是城市人口比例的上升和城市面积的扩张,它是经济社会发展自然产生的结果,脱离发展阶段的城镇化或城市化,不过是为人的“造城运动”。这将损害农民阶层的利益,损及国家与农民的关系,引发诸多问题和矛盾。

将城镇化及城市规划固化为某个阶段、某个任期的目标,正是中国许多城市已经走过的或正在推进的扩张路径,它还被赋予拉动投资、维持增长的目的。这种以土地出让融资及大量借贷完成的城市化率提升,实际上已成增长方式转变及政府职能转变的障碍。

中国更需要的是破除现有土地制度、户籍制度等制肘,让教育、医疗、住房保障等公共服务惠及众人的城镇化,而不是一夜间旧城变新城的变脸式城市化。以往那种“只要地不要人”的城市化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今后应把“人口的城市化”放在首位,而非局限于政府主导、强力推进的“土地的城市化”。

  ——财税体制改革:

关于加快财税体制改革,十八大报告的完整表述是:健全中央和地方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体制,完善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主体功能区建设的公共财政体系,构建地方税体系,形成有利于结构优化、社会公平的税收制度。建立公共资源出让收益合理共享机制。

对此的解读可有多种不同方向,关键之处至少有两点,一是真正体现公共财政服务于社会公共需要,提供市场不愿或不能有效提供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在公民权利平等的前提下,通过公民民主决策和选择程序来决定资源配置。其间,公共财政的公开、透明便是首要一关,它须接受民众、人大等力量的质询、监督和问责。

其次,未来的税收改革,仍应继续实施结构性减税,并考虑形成长期的制度化安排。改革的主要内容包括,在结构性减税中突出营业税改征增值税,理顺税制、立法先行,全面改革资源税和房产税,对高污染排放开征环境保护税,同时,清费立税;研究建立完善地方税制和研究改革个人所得税,研究开征遗产税等。

 ——人口政策:

十八大后,“习李新政”可谓百端待举。新一届政府成立后,无论是政治经济改革,还是民生和社会建设,要事大事很多。但是,通盘考量看,调整生育政策,稳妥放开二胎,当为新政之首,应是突破既有利益格局,推动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突破口。

概而言之,放开二胎,其利多多:一则让生育真正成为家庭的计划,还权于民,彰显新一届领导集体顺应民心、尊重人权的执政理念,二则可缓解劳动力短缺导致的宏观经济失速,缓解日趋严峻的老龄化和社会支付危机;三是改善男女性别严重失调的现状,对县乡计生罚款苛政釜底抽薪,改善执政党与民众的关系。

放开二胎,也并非没有代价。但是,这些代价并非不可化解,从长远看,放开二胎必然是利大于弊。也有人认为,与经济发展、综治维稳等事务相比,人口问题的重要性相对靠后,因此并非当务之急。但是无论是从政治上看,还是从经济上看,当期收益都是正的,而且这种收益是指向未来的,是真正为中国的未来负责,是功在千秋的的仁政。

放开二胎,是重大的政治决断,是重要的体制变革。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必将从根本上改善执政党与民众的关系,改善农民与国家的关系。这将与中国取消农业税一样,被载入史册;当然,作为一项社会改革,放开二胎必须谨慎从事,周密设计,稳妥实施。

  ——美丽中国:

自2012年11月9日“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美丽中国”概念之后,这一引领中国未来发展的关键词屡屡出现在城乡环保建设的议题中,被阐释为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的观念代称。

春节前夕发生在山东潍坊的地下水污染和北京连月的雾霾天气,令环境污染成为节日期间无法回避的沉重话题。在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下,2013年2月下旬环保部与保监会联合发文,要求推开环境污染强制保险试点,重点投向涉重金属企业和石油化工等高环境风险行业。

2013年2月27日,全国50个美丽乡村代表在贵州黔西南州兴义市举行的“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上宣布正式结成发展联盟,联盟理念为:“尊重自然、顺从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环境和文明理念,大力发展生态农业,提升农民生态文明建设理念和科技水平,使农民真正成为美丽乡村建设的主体……”

2013年“两会”将对“美丽中国”在关注民生、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方面衍生出何种政策令人期待。

 ——食品安全:

近年来毒牛奶、速成鸡、地沟油、塑化剂等“舌尖”上的问题频出,屡被曝光的食品安全领域,成为“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和公众关注度颇高的焦点议题。

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2013年全国政协提案建议,应提高违法成本,加大惩处力度,对食品安全违法行为严惩不贷。同时,加快出台食品安全标准。建立食品安全信用制度。建立全国联网的食品安全信息系统,及时更新违法信息,以确保一旦出现食品安全问题,违法者受到惩罚,并在一定时限内对其“行业禁入”。

2013年2月27日,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亦向媒体发布了将向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提交的41件提案。其中,在关于加强食品安全的提案中,民建中央建议中国应引入食品工业和食品安全的第三部门监督机制,在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之外,赋予不以盈利为主要目标民间组织以准公共权力,有效监督食品质量和安全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将继续稳妥推进大部制改革。最新的媒体报道称,中国可能打造食品药品监管“大部门”,将原先散落各部门的食品药品监管职能整合,成立专门的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解决当前存在的“分段监管、政出多门、重复监管”等问题,提高监管的有效性。

 ——国企改革:

对国企改革是否有必要继续推进,近些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实践,给出的答案似乎并不那么确定。同时,政府不断出台诸如非公经济“36条”和民间投资“新36条”等政策,展现出向民间资本开放的姿态。但是,实际情况并不乐观。问题在于,只要国有企业处于垄断地位、占据优势地位的行业,民营企业进不去,也不愿去。

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对发展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报告用了两个“毫不动摇”,以示平衡及兼得。但是,如何执行,如何落实,则大有玄机。

十八大报告要求,“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推行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如果仅仅关注此一端,很容易使国企改革的目标与行动出现鲜明的反差。

近年来,中国各利益相关方对于深化国企改革以及国企改革对整体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性,仍然存在着不同认识与思路。

2012年11月,“十八大”实现了中共领导集体的新老交替。2013年,新一届中央政府换届之际,重启市场化改革的呼声渐显共识。无疑,尽快打破垄断,放开市场准入,减少政府干预,从制度变革中攫取新的红利,无疑与重新定位政府职能,深化国企及国资改革密切相关。■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