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撤单”潮汹涌 潜伏PE“上岸”或须断腕求生

投资资讯 2013-03-22 328 次浏览 0 条评论

今年以来曝出IPO“撤单”消息的企业总数已攀升至42家。业界预期,3月的最后两周“撤单潮”将达到高峰。IPO之路戛然而止,影响的不仅有拟IPO企业,更有潜伏其中的众多PE。曾几何时,他们“看中”了这些企业的这方面或那方面的所谓投资价值,而如今,他们投入的“价值”如何兑现却成了心头之痛。也许,某些贪图“吃快餐”的PE们,为了将来,要重演壮士断腕求生的故事了

  一天之内12家拟IPO企业撤单!证监会上周公布的拟IPO企业信息显示,3月13日这一天终止审查的企业数创出新高,也使今年以来曝出IPO“撤单”消息的企业总数攀升至42家。业界预期,3月的最后两周“撤单潮”将达到高峰。记者统计发现,42家企业中6家企业曾公布了预披露材料,其中绝大多数都有创投潜伏,这些创投入股情况各异,但在上市目标搁浅之后,均面临着下一步如何安全“靠岸”的问题。

  撤单企业背后有红杉等明星PE

  就已经公开的信息分析,40余家撤单企业中不到十家有股东的信息,其中大多数都有PE入驻或曾经投资,牵涉创投企业中既有红杉这样的外资PE明星,也有深圳高新投这样的本土巨头,甚至还有金石投资这样数一数二的券商直投基金。初步统计显示,已有泉州刺桐创业投资中心、德道投资、深圳高新投、同创盈投资、中科汇通、金石投资、海通开元、澄强投资、君联资本、富达亚洲、红杉资本等十余家之多。

  10家拟在主板上市的撤单企业中,除过会已经四年而最终撤单的遵义钛业股份有限公司外,福建安溪铁观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赛瓦特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浚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均曾预披露上市材料。安溪铁观音于2010年7月由泉州刺桐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按照每股4.725 元认购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64%;赛瓦特动力则2007年8月由德道投资出资1260万投资,持271.09万股,占总股本15%,2008年5月由深圳高新投和同创盈投资分别出资144万、96万,持股比例为1.2%,0.8%,2011年8月又由深圳高新投将持有的占总股本1.2%的股权溢价转让给中科汇通。

  32家拟在创业板上市的撤单企业中,深圳市财富趋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斯菲尔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曾预披露上市材料。前者由两大券商直投金石投资和海通开元投资在2010年8月分别投资2700万和1800万,各持有150万和100万股,占总股本的3%和4%;而江苏斯菲尔情况复杂,其第二大股东江阴澄强投资有限公司为溢价投资公司,持有1081万股,占总股本比例高达28.83%。

  除了上述有申报材料明确披露PE入驻情况的企业外,上周终止审查的北京水晶石数字科技和杭州金海岸文化均有知名PE潜伏。水晶石曾获得君联资本和富达亚洲的投资,而杭州金海岸曾获得红杉资本的投资。

  撤单命运相同 投资故事各异

  翻阅上述撤单企业中PE入股的历程,其中看点不少。如2012年4月预披露材料的深圳市赛瓦特动力科技,主营业务为智能环保电源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2007年8月即获得德道投资的1260万投资,不到一年之后深圳高新投和同创盈投资合计出资240万,增加注册资本46.1万,分别持股1.2%,0.8%。有意思的是,在2011年8月上报材料前夕,深圳高新投(此时的转让方为深圳高新投创业)以800万溢价将所持股权转让转让给中科汇通。由于四年前这部分股权成本为144万,四年溢价5倍多,深圳高新投得以成功变现。

  PE突击入股而被套的案例也不鲜见。最突出的是红杉资本投资金海岸的案例。2011年10月,红杉资本与民营演艺企业金海岸签署投资协议,而在仅半年多的时间内,该公司就迅速进入上市申报流程。红杉资本中国创始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表示十分看好中国的文化娱乐产业,入股金海岸这样的连锁演艺企业是红杉对该行业看好的一个标志性投资,不料却随着金海岸的终止审查而使投资搁浅。

  此外,过会一年多后被终止审查的江苏斯菲尔电气情况有颇有戏剧性。公司在招股书中披露,第二大股东澄强投资自称是从事利用自有资金对外投资的投资公司,此前的交易中不存在关联交易行为,但在媒体披露的举报材料中称,澄强投资设立时就存在代持行为,实际股东为关联企业新潮集团的多名高管。   

  撤单潮起 PE如何渡难关

 

  “对IPO撤单的项目需要区别对待,因为经济环境或行业周期原因业绩不达标而撤单的企业很多还是值得PE坚守的,而因为本身水分太多被挤下车的企业,PE的确需要合适的渠道尽快退出。”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他认为,过去单纯因上市目标突击入股的PE在这一轮洗牌中或许最为狼狈,而之前对行业和企业的情况有过详细调研的企业并不怕找不到共渡难关的方式,找到相对合适的退出渠道也相对容易。

  “场外市场可能会是一个重要的渠道,毕竟这会给PE们带来更多的退出机会,而产业和上市公司类的并购也会是一个重要选择,未来两年这种案例会越来越丰富。此外,如果企业本身质地不错,继续坚守,等行业状况变好进行下一轮IPO也是一个以守为攻的选择。”他同时表示,那些本身存在业绩造假的企业将和PE一起陷入麻烦。“由于上市目标没有达到,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对赌协议执行,到时行业内会有带血的筹码出现,受伤的不只是拟上市企业,还有PE本身。”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