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大地基金人事震荡:熊晓鸽阎焱深陷出资违约风波

投资资讯 2013-03-26 247 次浏览 0 条评论

即使是股权投资界明星人物——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与赛富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联合发起的PE基金,也未必能安然度过行业寒冬。

记者独家获悉,去年起,星空大地文化传媒投资基金(下称“星空大地基金”)遭遇人事震荡与投资项目业绩不达预期,一度遭遇出资人(LP)问责。

截至去年6月基金二期出资承诺完成缴付时,星空大地基金部分LP未能履行出资承诺,涉及资金2500万元,约占当期募资额的10%。究其原因,是个别LP开始对基金人事震荡不满。

此前,该基金合伙人宋歌离职前往万达影视传媒公司担任总经理,万达公司原是星空大地基金拟投资项目;同时,宋歌作为该基金主管期间所投资的电影《21岁派对》与北青航媒业绩不达预期,上述因素叠加,令LP一度要求阎焱与熊晓鸽做出解释,在没有得到合理解释后,干脆以未履行出资承诺为对抗手段。

“起初基金管理团队认为这是由于LP资金周转不灵引起。”一位接近星空大地基金的人士透露,在持续沟通未果后,部分LP甚至打算不再履行最后一期近1.8亿元出资承诺。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阎焱与熊晓鸽亲自挂帅管理星空大地基金,问责风波暂时平息。然而,随着“关联交易”浮出水面,不排除LP与星空大地基金管理团队引发新问责风波。

“LP不履行出资承诺,本身是违反合伙人条款,但除此之外,LP却发现没有其他有效手段对基金人事震荡与关联交易问责。”他表示,PE行业寒冬令LP与GP的矛盾进一步深化。

人事震荡“后遗症”

2010年底,熊晓鸽与阎焱发起成立星空大地基金,由诺亚财富负责完成10-15亿元募资。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PE募资寒流,令基金实际募资总额只有6.6亿元,其中多数LP是冲着两人的“名人效应”决定投资的。

这些出资人很快发现,2010年底星空大地基金完成首期约1.7亿元募资后,真正负责基金日常管理与项目投资的,则是赛富基金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宋歌(兼星空大地基金创始合伙人),而阎焱与熊晓鸽“退居幕后”,主要以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参与项目投资决策与基金重大事项表决。

而宋歌的赛富基金背景,令星空大地基金投资项目与赛富基金总有着某种关联性。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星空大地基金的最大手笔投资,是在2011年出资1.3亿元投资购得广东省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即粤广电)0.66%股权。这笔交易的始作甬者,则是赛富基金为投资粤广电股权专门发起的赛富粤财基金,赛富人民币基金与星空大地基金共同通过赛富粤财基金向粤广电投资8亿元。

“当时部分LP对此有疑虑,按各自投资额计算,宋歌在平衡赛富人民币基金与星空大地基金的出资人利益方面,相对偏向前者。”他透露。

如果LP对关联交易的疑虑,仅仅是双方蜜月期结束,宋歌等基金高管忽然离职,则进一步揭开基金人事震荡与LP问责序幕。

2012年初,宋歌与星空大地基金董事总经理杜扬忽然离职,前往万达集团影视传媒公司担任高管。巧合的是,万达影视传媒公司一度是被星空大地基金列入拟投资清单的优质项目。

“项目没投成,合伙人被挖走,等于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指出,这一度引起LP不满,怀疑他们是否借基金投资名义,给自己谋求更好职业规划,并要求阎焱与熊晓鸽做出合理解释。

星空大地基金方面起初不作回应。

当时部分LP打算启动关键人条款并不再履行出资承诺,却发现基金合伙人宋歌并不属于合伙人条款约定的“关键人”。

按照该基金关键人条款,只有阎焱或熊晓鸽个人离职、与超过半数的基金合伙人出现集体离职,LP才有机会通过基金咨询委员会要求提前终止有限合伙人的投资义务。当时星空大地基金仅有三位合伙人——阎焱、熊晓鸽与宋歌,宋歌离职并没有触发关键人条款。

在他看来,令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的,是宋歌主管星空大地基金期间所投资项目业绩回报未达预期,其中包括电影《21岁派对》(也称“宿醉3”)原计划去年6月全球上映,但目前电影欧美版上映时间延期至今年5月,国内版仍在广电部门审批中,让LP感觉1900万元投资可能打了水漂;其次,2011年底投资1.2亿元的航空市场媒体运营商北青传媒去年利润预估值为7550万元,低于对赌协议约定的8000万元,令LP认为项目投资失败。

最终,由于初期沟通无果,去年6月部分LP决定不履行后续出资义务,涉及金额达2500万元。

而记者了解到,目前星空大地基金还有最后一期约1.4亿元募资尚未完成,个别LP一度表达不愿履行后续出资承诺。

这迅速引起阎焱与熊晓鸽重视。记者了解到,两人决定从幕后走向“台前”,管理基金“募、投、管、退”具体工作,以安抚LP情绪。

“但这并不代表星空大地基金的LP、GP纠纷就此结束。”上述知情人士透露,IDG、赛富基金与星空大地基金之间复杂的“关联”投资交易,可能成为下一个定时炸弹。

关联交易成新导火索

为了安抚投资者,阎焱与熊晓鸽还从IDG资本调来一位高管担任星空大地基金董事总经理。他上任的一项投资,是去年10月花费5500万元投资一家多厅连锁数字影院公司,而后者曾经被IDG资本早期投资。

然而,星空大地基金未向LP解释,该基金为何要投资IDG早期投资的项目,其中是否存在给IDG资本获利退出买单的可能性。

“星空大地基金新管理团队与LP之间几乎没什么沟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在他看来,目前各家PE基金对关联交易都相当谨慎,深怕被LP认为其中存在“利益输送”与“给其他LP获利退出买单”,通常做法是将关联交易投资决策权交给由LP组成的基金咨询委员会投票表决。而星空大地基金对“关联交易”,仍以基金管理团队做决策为主。

记者了解到,目前星空大地基金完成募资约4.5亿元,其中1.85亿元投资与赛富基金、IDG资本有着“剪不断”的关联,如花费1.3亿元联合赛富人民币基金投资粤广电。

“由于没有事先化解LP对关联交易的疑虑,这两个项目一旦出现业绩波折,将出现GP与LP新矛盾。”他透露,此前有LP担心星空大地基金人事震荡影响投资回报率,打算通过募资方诺亚财富转让基金份额,却被告知暂时无人接手,甚至连诺亚财富旗下的PE二级市场投资平台——歌斐基金经过投资评估,也没有认购这部分基金份额。

记者了解到,他们没能接盘的原因,除了已投资项目业绩不达预期,还有担心星空大地基金管理团队来自赛富基金、IDG资本,其中存在关联交易隐患。

记者致电诺亚财富人士求证,对方不予置评。

部分LP要求星空大地基金厘清关联交易与建立防火墙的努力,同样一波三折。

“阎焱与熊晓鸽仍是股权投资界的明星人物,他们在LP面前相当强势。”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面对LP不再履行出资承诺,星空大地基金方面曾打算按合伙人条款处理,即对出资违约的LP采取处罚措施,扣除50%的已投资资金及相应利润分红(在扣除基金运营相关费用后)。

“如果星空大地基金已投资项目回报率没有达到预期,不排除关联交易成为LP问责项目投资失败的新理由。”他强调说。

不过行业调研数据对此没给予乐观期望值。投中集团最新调研数据显示,37%LP认为该基金“退出渠道将收窄,需通过各种方式尽快退出”;仅有不到20%的LP对未来退出情况保持乐观。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