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否认信任危机致捐款下降 百姓不买帐

七嘴八舌 2013-05-02 334 次浏览 0 条评论
4月21日,中国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在四川芦山县为受灾群众发放药品、食品饮料等。新华社记者 何俊昌 摄   4月21日,中国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在四川芦山县为受灾群众发放药品、食品饮料等。新华社记者 何俊昌 摄

  昨日,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称,红会此前已对郭美美问题做出声明,“如果那个声明有问题,我负全责。”她表示,“重查郭美美”是由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红监会)的部分委员提出,目前还没有得到认可。如果红监会要重新调查郭美美,她相信一定会以事实为准绳。

  新京报讯 (记者刘春瑞)昨天,雅安芦山地震救援进入第8天,中国红十字会召开地震救灾工作新闻发布会,并就近日“重查郭美美事件”、“修改红十字会法”等热点问题进行集中回应。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表示,截至27日17时,包括中国红十字总会、分会、基金会在内共募集到资金5.66亿元。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全国一共募集到13.7亿,红会占比约50%,而且其中大部分来自民营企业和个人。

  赵白鸽否认信任危机导致捐款下降,她说,红会在受到很大的社会质疑时,老百姓仍然是这样的信任,让她十分感动,现在红会除了正在做的公布每一笔捐款和捐赠人信息外,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要向公众交代清楚每一笔钱的去向。

  赵白鸽表示,将力图使红会更加公开透明,称如果3年内不改变现今的印象就请辞。“红会仍将经历3到5年的阵痛期,这个过程会很痛苦,很漫长,但只有建立公开、透明、有效,而且必须是公众参与的治理结构,才有可能化解这一危机。”

  “红会作为法定的慈善机构,获取了国家和公众如此多的资源,理应承担法律赋予的责任。”赵白鸽表示,“如果两到三年仍然翻转不了‘黑十字’的印象,我自动请求辞职。”

  热点回应

  1

  是否重查郭美美事件?

  红会坚持对郭美美事件原有认定

  近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部分委员提出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的建议,引发广泛关注。

  昨日,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回应称,红会已经在2011年的12月31日对郭美美这个问题做出了非常庄严、非常严肃的声明。最后的结论是三个无关,红会没有商业总经理这个职务,郭美美在红十字会及商红会没有担任任何的职务,其炫耀的资产财富和红十字会和公众捐款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那个声明有问题,我负全责。”她说。

  赵白鸽说,重查郭美美事件的建议是由红监会的部分委员提出来的,目前还没有得到认可。红监会对于这个问题还要进行充分的讨论以后再定。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是完全独立和公正的社会监督组织,“我们相信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如果决定要进行这样的调查,一定会以事实为准绳。”

  红监会委员拟就此在年会上提案

  又讯 昨日,红监会委员王永表示,将于6月中上旬红监会的上半年年会上,把重查郭美美的提案交到大会上商议,倘若多数委员都同意重新调查,将迅速开展工作。

  “必须给公众一个可以看得见的真相。”王永说,红会的信任危机由郭美美引起,“解铃还须系铃人”。此前红会发布的1500多字的书面调查报告,虽然也说清楚了情况,但调查的整个过程不尽公开透明。广大网民包括他自己,都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还不了解,郭美美始终是一个谜团,拟重启调查就是要“解谜”。

  王永说,自己确实没有得到集体授权,这个想法也没有上升到集体意志,最初是由他和刘姝威两位委员在微博上发起倡议,后来又有黄伟民、吕红兵两位委员也表示赞同调查。只要把此意见提交红监会集体进行表决,获得出席会议二分之一以上委员赞成就可以启动调查。

  如调查启动建议征集志愿者

  王永建议,如果调查启动,还要征集一些志愿者作为调查组成员,进一步扩充监督力量。他希望通过红监会的独立调查,建立良好监督机制,发挥最广泛的社会力量,在有效的时间空间里达到真正对慈善机构监督的目的。

  王永说,红监会对红会的监督虽然没有铁腕措施,但从目前的运行情况来看,红会对红监会提出的不少质疑和批评都进行了积极回应。

  比如,在这次的芦山地震中,红监会要求红会所有捐款信息公开,让每一笔善款有据可查,总体看做得还比较不错。另外,子虚乌有的“地方红会虚开救灾药品发票案”、“有图有真相”的“红会工作人员开车中途甩下志愿者事件”,通过红监会的介入,也都得到了有效澄清。

  最近,有公众反映北京的红十字会有捐款摊派现象,红监会也立即督促调查,并进行了整改。

  据新华社电

  2

 

  如何修改《红十字会法》?

  希望明确红十字会的治理结构

  近日,关于红十字会法要修改的消息广受关注。现行《红十字会法》于1993年颁布实施,20年来对中国红会事业的发展起到重要意义。但随着国家法治进程的加快,《红十字会法》以及依据该法制定的《红十字会章程》,越来越呈现出滞后时代之处。修改红十字会法虽然存在广泛共识,但修改哪些内容、怎么改等问题没有统一答案。

  赵白鸽说,红十字会法的修改已经被列为2014年的立法。她对这次修改有三点期待,修改后的红十字会法应该为社会组织的建设和开放创造更大的机会,给社会组织更多的开放空间。其次,希望红十字会法能够对红十字会的治理结构规定得非常明晰,例如是垂直管理,还是协助管理;红十字会和各个省份的关系等。此外,期待红十字会法修订以后,对整个红十字会有效的运作能发挥重大作用。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