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五)

财富故事 2014-11-03 319 次浏览 0 条评论

春节过完,弟弟从老家回来了,带来几块腊肉。
想想,竟然好几天没有吃肉了。真的没想起过要买点肉吃。
我没有告诉弟弟我决定去建筑工地,没必要说。
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的未来会好起来的,请她坚持,如果坚持不下去了,可以离婚。
我急不可耐的出去寻找建筑工地。
我想找偏远一点的工地,为的是避免有熟人看见我。
春节刚过完,建筑工地一般开工都比较晚,所以我并没有找到活干。
我仍然住在弟弟那里,晚上两弟兄挤在一个铺上。
曾经,我在弟弟眼里是个能人,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想。
这天早上我来到一个叫AT的建筑工地,碰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有些矮胖,他向我走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地上的咚咚声。
他咋呼着问我做啥子,我老实的回答说来看工地开工没有,想来找点活干。
我被他当着骗子,他说我不象民工。
我诚实的告诉他,我之前的确不是民工,但现在处境很差,想到工地混口饭吃。
他仍然不信,独自跑到工地门口张望着。过了一会,他又回来对我说是否真的想找钱。
得到我的答复后,他让我跟他走。
我在想他刚才可能是到工地门口去找搬运,因为刚过春节,很多农村来的搬运都还没来,所以才让我帮忙。
工地上一般都有材料室,他把我带到材料室,让我把一个纸箱转运到另外一栋楼的房间。
第一下我差点闪了腰,我没想到如此的沉重。
他在旁边笑着说这里面装的可是铁家伙,透过纸箱的缝隙,我看见里面全是钢膨胀螺钉。
这一纸箱螺钉至少有七八十斤重,只有百十米的距离,我中途歇了好几次才搬到目的地。
事后,他给了我十块钱。
他说如果是普通的搬运,他只会给五块钱。
我退给他五块。
我只想做个普通的搬运,挣一份普通的价钱。
被人为的拔高,后果很严重。

我向他打听工地什么时候开工,请他帮我介绍一下工头,我说我什么都能干,不怕吃苦。
交谈中,得知他叫老C,很朴实的一个人,工地的主体框架包工头的亲戚,负责材料这一块。
老C说恐怕没有哪个工头会收我,因为我看起来很文雅,不象干活的料。
我很失望,原本,我以为当一名建筑工人很简单的,只要你愿意,谁都可以干。
现在我才明白,每一个群体都有他自己的轨道,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进入这个轨道的,尽管,看起来很简单。
他突然说你其实可以安装桥架,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下。
我大喜过望,想递一只烟表示感谢,见他抽的龙凤,就没有递。
他递烟给我抽,我推说不会。
我对桥架安装工充满了憧憬。尽管我确信那不是我终身的工作。
工地要农历正月十六才开工,没想到我第二天就接到了老C的电话。
老C要我给他帮个忙,到机电市场去帮他买30根L20的镀锌管送到工地去,给我20块钱一根,含我的力钱和运费。他走不开,工地现在又没几个人,便想到了我。
他说他以前买过,18.5元一根。
一根赚1.5元,30根可以赚45元,但他要我先垫钱,到了工地上再给我。
我说我没钱垫,老C说你让卖管子的跟你一起到工地来收款。
这样我就到了机电市场,问了一下价格,厚度不同价格也不一样,从十来块钱的到十七八块的都有。
我打电话问老C到底要哪一种,老C说一般的就行,不用太好。
我不放心,又让卖镀锌管的老板和老C通了电话,确认他要的型号,才让卖镀锌管的老板备货。
镀锌管买成14元一根,一共420元。说好老板免费送货。
到了工地上,我给老C说只买成14块一根,我的力钱他看着办。
老C给了420元的货款,另外给了我50元的工钱。
其实,我完全可以和卖镀锌管的默契好,找老C收600块钱,但我没有这样做,不是我品德高尚,而是我有求于老C。
通过这件事,我获得了老C的信任,在他面前说话便放得开些了。
正月十六到了,在老C的介绍下,我到AT工地做了一名桥架安装工人。
我们安装桥架是分段承包,三个人一组,安装一米10块钱,理论上一个组一天可以安装50米,但实际上一天只能安装30米的样子,因为象转角的那些地方是很费时间的。
这么算来一个人一个月可以挣3000多块?不是,有时得等材料,不是每天都有活干。
老刘和小张跟我一个组,开始他们不愿意和我配对,说我不是干活的料,我向他们承诺可以把最累的活给我,他们才愿意。
最累的活是打眼,用电锤在墙上打眼。
电锤拿在手里就象一把冲锋枪一样,一摁开关,钻头就呜呜的响。
看起来很好玩,但实际却并非如此。
桥架是吊装,电锤得举过头顶,一个眼还没打完,我的手已经酸得象不是自己的了。
还有灰尘也不断的往眼里钻。
我得咬牙坚持,我承诺过把最累的活给我。
我打一眼,然后狠狠的甩一甩手,又接着打第二个。第一天,我打了近百个眼,双臂已经痛得抬不起来了。
那晚,我没有回弟弟那里,就在挤在老刘他们的工棚里。
那一夜,我睡得特别香。

自从干上桥架安装后我就很少回弟弟那里了,我对弟弟说我在外面做事,至于做什么,我没给弟弟说。
工地有时没材料,闲下来的时候我就会老C摆龙门阵。老C说我现在真的象个民工了。
有时,老C忙不过来的时候,会让我去帮他买点材料,钉子,水泥,铁锹,很杂。
大多数时候我会如实给老C说花了多少钱,有时我也会报假帐,挣个顺手钱。
帮忙帮多了,我发觉老C对材料的价格并不完全清楚,都只晓得一个大致的价格。
也难怪,工地上杂七杂八的材料这么多,老C也不是电脑。
但他常自吹他对材料的价格非常熟悉。
现在我和老C已经很熟络了,我会笑着问老C要烟抽,老C总是连烟盒都扔给我,让我自取。
从来我都只取一只,剩下的扔回去。
有一次我对老C开玩笑说,不如我来给他供材料,他仍然按以前的价格和我结账。
老C竟然爽快的答应了,还说免得他一天往市场上跑。
但我没有这样做。我得先老老实实的做我的安装工。

做着事,日子就过得快。
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我结了1600多块钱的工钱。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能挣钱了,能养活自己了。
我和老刘小张都保持着良好的团队合作,所以我开口找他们接钱时,他们豪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我凑足了四千块钱,我想回趟“家”。
我要把这四千块钱交给我的岳母,不知道这保费最后是怎么处理的,不知道她的卖保险的朋友有没有在背后非议过她。
我得看看老婆,也许她已经决定和我离婚。
更重要的,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儿子了,儿子,你会想我吗?

正见、正思、正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