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七)

在一个偏僻得近乎绝迹的地方,我找到了这个厂。
我和“表哥”相谈甚欢,很快敲定了细节,我让他咬住价格,合同一旦签定,他得马上给我打一张欠条,待他收到款后立即付给我。
我曾设想过表哥要把我甩开,所以对表哥说我和施工单位有些关系,我还在里面上班呢。暗示他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两边都成了我的亲戚,我晕。
第二天上午“表哥”搞定了合同,下午送货到工地,我也拿到了欠条。表哥总的供货900米桥架,规格为200*100,56块钱一米,表哥给我的价格是52块钱一米,加上三通、弯头、支架等东西,表哥给我打了5000块钱的欠条。
20天后,表哥收到了货款,我如愿拿到了5000块钱。
通过这次合作,我和表哥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开玩笑说我来给你跑业务啊,表哥说好啊。看得出,表哥业务不太好。
表哥姓赵,不是本地人,很耿直一个人,说啥是啥。
我发现真正做生意的都比较爽直,只有那些掌控不了局面又想沾点荤的人才不好对付,其实想想,大家都不容易,都想多挣俩钱,我又何尝不如此。
5000块钱拿到手后,我准备先还老刘和小张的钱,后来想想,先还了小张的,老刘的钱先欠着,过几天再给他,如果都还给他们,免不了要问我从哪找到这么多钱,虽然这钱并不算肮脏,但又何必多费口舌。
晚上,我到弟弟那里去了一趟,我住院的时候,弟弟四处借钱给我医病,当时治病紧急,弟弟借钱的时候都是说过几天就还,现在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弟弟怎样面对他的那些朋友们。
弟弟正在吃饭,一大碗面条,扑哧扑哧的往嘴里送,看见我,站起来把凳子让给我,自己坐到了床沿。
我把钱递给弟弟,说这是三千块钱,先去还账。弟弟接过来笑了一下,问我还有没有,说昨天有几个朋友来找他要钱。
我把准备还老刘的1000块钱拿给弟弟,过几天要领工钱了,老刘的钱领了工钱再还他。
这几年来,我和弟弟就是这样,用有限的几个钱来不断堵窟窿,哪里最急就堵向哪里。
弟弟的维修生意并不好,每天这么不死不活的耗着,我给他说坚持一下,也许幸运离我们不太遥远。
同“表哥”的这次合作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也因为这次合作,表哥初步认可了我的业务能力。我让表哥给我印了名片,谈好分成的比例,工余的时候,我就在各建筑工地转悠。
桥架这玩意儿是大宗买卖,工地的材料员一般都做不了主,但目标客户还是很好找的。并且不象做其它买卖,不需要运作太复杂的关系,只要价格合适,和老板的交流对胃口,还是很好做的。
那段时间,只要稍一有空,我就会出去寻找工地,即便是晚上趟在工棚里,我也会琢磨手上的客户信息。
当一个人的面临困难的时候,迸发的能量是惊人的,老刘和小张见我一天鬼鬼祟祟的,取笑过我很多次。我也不解释,仍由他们取笑。
我需要钱,我还欠着债,我不能想像弟弟被人追债时的尴尬。
我需要钱来挽回我的婚姻,尽管我老婆从来没对我说过离婚,但因为我的处境,我们已处于事实上的分居状态。
她从来不过问我的事情,是因为她失去了过问的必要。
我需要钱来为我的父母安排一个好的晚年,他们把我抚养成人,送我读书,从来没期望过回报,但作为他们视为顶梁柱的儿子,我得还给他们欣慰的笑容。
如果说我在工地当民工是为了解决我的个人生存的话,那现在,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作为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兄长应尽的责任。
当然还有面子。
我不可能长期做一个民工,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在当民工,连我弟弟都不知道。
我知道民工这两个字给他们带来的震撼。
我的那些善良的乡邻们,我的那些视我为骄傲的亲戚们,我需要给他们一个交待,我要对得起他们曾经馈赠给我的恭维话。
所以,那段时间,我没有任何杂念,当民工满足生存,当推销员挣钱。
为了钱,费尽心机。
我有收获。
两个月过去,我给表哥的厂签回来二十几万的桥架的桥架合同。
我是业余的,没有人知道这过程的艰辛。
我向表哥预支了一部分提成,还了所有的债务。
AT工地,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接纳了我,现在我准备走了。
老C,是你给了我生存的机会,我不会对你说谢谢,我只会在心底祝福你。
还有老刘、小张,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总是那么踏实,谢谢你们无私的借钱给我。
如果说过去三年我一直没找到方向的话,在AT工地,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天空。
我走了,挥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

我拿着在表哥那里预支的钱,我得先搞定我的婚姻。
婚姻不是用钱可以搞定的,但我得让老婆看到希望。
在一个晚上,我把老婆约到一个茶楼,想开诚布公的和她谈一谈。
在茶楼同老婆谈感情,对我来说是一份奢侈。
但是,为了一个稳定的家庭,这点奢侈有算得了什么呢。
我仍然向老婆隐瞒了我当民工的事实,但强调了我已经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我说了,我不想离婚,婚姻这玩意儿就那么回事,没有人会预知下一个婚姻就比现在的好。
既然无法预知未来,不如就把握现在。我是个现实的人。
当然,我也不会赖着这个婚姻,我穷,但不等于我没志气。
老婆是个没主意的人,我并不指望她能给我什么答复,她的一切,都是我那不言不语的岳父做主,所以,我只是想让她把话带给岳父。
老婆明显的消瘦了,没主意,并不代表心里没焦虑。
看得出她还是有些欢喜。
我给了她5000块钱,这是过去三年我第一次拿这么大一笔钱给她。她迟疑了一下,拿过去默默的揣在兜里。
过了两天,她给我打电话说,说她妈炖了汤,让我回家去吃饭。
我知道我和她们家冷战结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