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十一)

我越来越发现,挣钱是没有理论的,电视里有很多专家,指导着我们未来的方向,那纯属扯淡。
牛有牛道,猫有猫路,找钱的路其实有千万条,象我这样的掮客,什么都没有,靠着一不怕苦二不要脸的精神,每个月居然还有点盈余。有时看似生意不好,但冷不丁一个电话来,又能给你带来一点收益。
所以,你得出去,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假如别人都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即便你有通天的本事,钱也不会主动跑到你面前来。
现在的通讯很发达,好多人都坐在家里,以为凭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可以搞掂天下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在走这条捷径,挣钱的却是走在路上最笨最累的那个人。
我基本上都不呆在办公室里,每天夹个包在外面转悠,寻找着一切机会。我知道绝大部分机会都不属于我,我只捡那些掉在地上的芝麻。
还是积累了一些客户,并且我的客户群很广泛,做什么的都有,有的甚至找我买优盘。你们那的建材经营部卖优盘吗?反正我卖过。
这一切,都是为了钱。
钱是什么呢,钱就是屎,很不幸,我就是苍蝇,只要闻到了味道,就会嗡嗡的扑过去。
我们很多人都是苍蝇。
从06年春节开始到现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想办法生存下去,弟弟和我分家那几天,我都怀疑我能不能生存下去。因为我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钱,我只能去当民工。
现在,我知道,只要你肯放下身段,肯吃苦,还是可以挣钱的。
重要的,你得行动起来,不要整天沉迷在挣钱难的哀叹当中。
到06年9月,我已经能每月按时拿钱回家了,每月500块,虽然不多,但至少已经告别了我的寄生生活。
要知道,我曾经寄生在老婆和我弟弟身上。
弟弟的维修业务还是不大好,搞电脑维修的太多了,虽然说这是个技术活,但似乎遍地都是技术工。
虽然我和他经济上分开了,但我们的钱仍然在一起用,我的钱,也是弟弟保管,帐也由弟弟帮我做,他每月月末的时候都会告诉我这个月赚了多少钱,或者是亏了多少钱。
我已经能向市场上的一些门店赊货了,所以,如果有客户向我提出晚几天付款,我也同意。
每月的10号和25号,是我对外结账的日子。
每到这两天,我的日子就非常难过。
我到市场上拿的,都是一些小货,金额虽然不多,但毕竟欠人家的钱。而我常常又收不回来钱。
这是一对矛盾。
大多数时候,我是每家都付一点,不让别人白跑一趟,尽量保证信誉。
但有一天实在是没有钱,大家都挤在我们那间小办公室,唧唧喳喳的向我要钱。我低声下气的给我的供货商们解释,希望他们宽限几天,一旦我的钱回来,我亲自给他们送去。
有一个供货商递过来一张条子(我们打给他的入库单),说只有80块钱,让我付给他,免得他下次再来。
我说下次一起来接,今天确实没钱。
那人就火了,说80块钱都付不出来,做个毛生意啊。
其它人也都附和起来,有人开始说我是个骗子。
煽动这个词,我在那一刻开始体会到他的威力。
有人说我是个骗子,然后其它人就努力的想我以前不规矩的地方,然后就真的认为我是骗子,一下就哄起来。
有性子急的,为了保证自己不受损失,开始看我办公室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弟弟是帮人修电脑的,办公室里有三台待修电脑,转瞬之间,这些电脑被人抱了个精光。
有的人我可能只欠他两三百块钱,也毫不手软的把电脑抱走了。有的供应商我欠他的钱较多,可能什么也没拿到。
场面十分混乱,我努力保持清醒的头脑,记住哪些人拿了我的东西。
弟弟报了警,等JC赶来,办公室已被洗劫一空,剩下的,就是那些还没收到钱的人纠缠住我不放。
JC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说这是经济纠纷,又没出什么大的乱子就走了。
我给剩下的那些要钱的人表态说,给我三天时间,我把钱凑齐了给他们拿过去。
他们也没办法,总不能为这点钱把我扁一顿吧?那样他们还是拿不到钱。
最终他们还是走了,那一次,我又明白了一个词的威力,那就是挤兑。
我和弟弟坐在办公室,相对无言。
电脑是弟弟的客户的,现在被人抱走了,我该怎么办?

我相信这个社会善良人居多,只要我及时把钱还给他们,他们是会把电脑还给我们的。
当然,如果他们不还的话,我怎么办?
管不了这么多,先把钱凑齐了再说。
我们算了一下,要把货款付完,得要三万多块钱,给客户打了电话,能在近两天收回来的钱只有一万多块钱,还差两万多。
仔细想了想能借的地方,似乎都没有。
我这几年和以前的朋友们几乎断绝了往来,突然找他们借钱是不现实的,更何况,就是在我住院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找他们借钱。
弟弟的那些朋友呢,自从我住院他去借钱后,落下了一个不耿直的名声,也不好借了。
生意上有往来的朋友更是不用想。
我突然想到了借高利贷。
我岳母的朋友Y女人,也就是卖平安保险的那个女人,她在帮别人往外放高利贷,我曾偶然听岳母讲过。
想到高利贷,心里激灵了一下,好像又回到了旧社会。
我给Y女人打了个电话,说最近生意上资金有点吃紧,想请她帮忙借点带利息的钱。
她问我要多少,我说两万五。
Y女人一口拒绝,她不放心我。
是啊,一个连三千多块钱保费都拿不出来的人,要想借两万多,谁会相信?
我想请岳母给Y女人说说,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
第二天,我让弟弟到原来约好的几个客户那里去拿钱,我到我的那些债主那里去说好话。
我得把弟弟的电脑取回来,我不能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弟弟的生意。你想想,假如有人找你帮忙修电脑,结果电脑却被用来抵了债,这个影响,弟弟吃不消。
我把债主分为两批,一批是拿了我电脑的,另一批是什么都没拿着的。
我曾经给没有拿到东西的债主表过态,三天之内把钱给人家,现在看来三天是没有可能的了。
我一家一家的走访,说明情况,请他们宽恕几天。
我说假如我是骗子,我还会来给你们说好话吗?
大部分人都理解,有不理解的,我仍然承诺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他们。
我算了一下,弟弟去收回来的钱足可以赎回电脑,还有点多余的钱,可以付一部分给他们。
其实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伤筋动骨,只是怕被骗。
我理解,我要做的是打消他们的顾虑。
等弟弟拿钱回来的时候,我和他去找另外一批债主。
我给他们说,欠他们的钱实在是因为资金转不过来,对不起他们,现在我的钱回来了,希望他们把电脑给我。
有两家把电脑还给了我们,还有一家耍赖,不给我。
他说电脑拿回去他也抵了帐,现在在别人手上。
我操,我只欠他900多块钱的货款,这电脑至少也值个两千块钱吧?做生意做到这份上,我真是无语了,好赖我和他们还合作过几次,咋转脸就不认了呢。
无论好说歹说,这丫就是耍赖。
我看出来了,这明着是欺负人,他知道我是一个小掮客,翻不起浪,故意刁难我,
说着说着火药味就出来了,弟弟说希望他们把电脑还给我们,不然到时大家都不好过。
谁都听得出这是一句狠话。
屋里就出来两个人,说威胁谁呢,上来就推了弟弟一掌,弟弟脚下一滑,作倒在地上。
我心里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操起旁边的一根棍子,对着推弟弟的那人迎头就是一棒。
那人慌乱中用手一挡,只听啪的一声,那人就嚎叫着蹲了下去。
这几年来,因为穷,处处憋闷,处处不顺心,处处被侮辱,所有的委屈,被我用这根棍子释放。
弟弟身材小,被一个人按在地上,我赶过去,一脚踹开那人,把弟弟从地上拉起来。
真是打架亲兄弟啊,两弟兄抄起家伙,一阵乱打。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JC也随即赶来。
我们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那家店里的人有一个被送往医院。
弟弟也到医院去了,混乱中他被人一拳头打在脸上,起了一个血包。
派出所其实是个息事宁人的地方,JC们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笔录当晚,我们各自回家,后来又到派出所去调解了几次,结果是电脑还给我了,我还清对方的货款,双方各伤一人,对方的伤重一些,手臂骨裂,加上打烂了对方一些货,总共补给他8000块钱。
打了一架,损失8000块钱,心里很痛,但却有一点做男人的自信。
别看有的人平时声色俱厉,轮到动手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乌龟。
弟弟的电脑维修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每个月的费用都挣不回来,基本上都是我帮他贴钱。
到了06年10月份,我对弟弟说,干脆还是合在一起做算了。
弟弟有些犹豫。
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有个结。
在我因病刚出院不久,弟弟作出了和我分家的决定,而那时是我最困难的时候。
我理解他的决定,但他自己有负疚感,他总觉得,他不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抛弃我。
分家以后,我和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方面的事,就像没发生一样。
弟弟最终还是同意了我们合伙的想法,但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崩溃,他说,不是他想和我合伙,是我硬拉着他合伙的。
我懂他的意思,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和我分家了,现在我能养活自己了,如果他主动和我合伙,显得他势利。
我笑,说,本来就是我想和你合伙啊,又说,别想这么多,想想我俩和别人打架的情形。
兄弟就是兄弟,但兄弟也是人,不能因为我们是兄弟,我们就不允许对方有一点私心杂念。
我仍然分给他一半的股份,让他负责联系上游商家,我负责销售。
联系上游商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做的东西实在是太杂了,只要客户需要,什么都卖,这其实对弟弟是个考验,一旦有客户找我要东西,他得以最快的时间把东西找回来。
没有任何库存,纯粹买空卖空。
好在弟弟和我一起这么久,对其中的一些门道也非常清楚。
有弟弟在后面支撑,我就专心到外面跑业务。
我跑业务真的是跑,用腿。但又不是真的跑,是走,走路。
一般我都会坐公交车到一个概念性的地方,然后下车步行。遇到有可能产生业务的地方,就停下来问一下。
这其实与一个乞丐没啥区别的,乞丐是明目张胆的乞讨,而我是披了一件业务的外衣。
信息就在步行当中不断的增加,偶尔会碰上一个好客户,顺便让我送点东西过去。
即使挣一块钱,我都会多一块钱的快乐,毕竟是增加。
到06年年底的时候,一盘点,我居然挣了8万多块钱。
而在06年春节,我因为挣不到一分钱而不得不去当民工。
生活有很多戏剧性,其实都是我们自己在表演,重要的是要勇于表演,更要用心表演。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