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十三)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回到了岳母的家。
回家之前,我曾经做过一些挣扎,我犹豫着是不是象去年一样,找个借口逃离一年一度的家庭聚会。
但最终,我选择了面对。
很多东西,坦然面对比逃避要好。
就象一个脸上长麻子的人,他可以选择用布遮住他的脸,但阻挡不住别人的议论:他之所以遮住脸,是因为他长有麻子。
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议论,越来越猛,最终大家便怕见此人。
我现在的境况,就象一个脸上长有麻子的人,努力的想遮住自己的脸。
与其让别人背地里谈论,不如坦然承认自己的确混得不好。向他们展现一下我的真实的生活,尽量麻木一些,习惯就好了。
晚上吃团年饭的时候,岳父特的问了一声,明天有不有其它安排,不然就一起到我老婆的二爸家去。今年轮到他家了。
我说没啥安排,一起去吧。
儿子要去放烟花,我突然想起还没来得及去给他买。
老婆说,去年的烟花没有放,就藏在床下面。
我怔了一下,想问为什么,却最终没有问。
我默默的在床下搜出了去年的烟花爆竹,稍微有些潮了,不过看起来并无什么大碍。
我拉着儿子来到楼下,点上烟,心里默默的祈祷:假如这烟花还能燃放,那么我07年一定很顺利。
我将烟头伸向引信,一阵青烟冒出,“叭”的一声,烟花冲了出去,在半空炸响。
我心里一真欢喜,回过头,看见儿子捂着耳朵高兴的跳着,不远处,老婆也捂着耳朵,一脸的笑意。
我心里动了一下,把正在燃放的烟花递给老婆,她迟疑的接过去,牙关紧咬,眼睛眯着看向一边,听见烟花炸响之后,象着了炭火似的急忙扔下,欢笑着和儿子抱在一起。

作者:农笑非 提交日期:2008-11-28 21:05:45
因为要看春节晚会,老婆玩了一阵后就回家了,我和儿子在楼下肆意的逗乐,空气中全是硫磺和硝的味道。
儿子在我的调教和鼓励下,终于也敢麻着胆子放烟花了。每放一响,他都要激动的欢呼跳跃一下。
烟花和爆竹很快放完了,儿子意犹未尽,嚷着还要放,我许诺明天再去给他买一些,他才肯作罢。
这份肆意的欢乐,原本在去年,他就应该享有的。
回到家,电视里正放着白云和黑土的吵闹,岳父母和老婆时时爆发一阵笑声,我站在旁边静静的看了一阵,有时也跟着笑几声,笑过,心里便空荡荡,因为这不是发自内心的欢乐。
在临睡的时候,我找到儿子的存钱罐,往里塞了一百块钱,对儿子说,这是爸爸给你的压岁钱,你长大了记得要混得比爸爸好哦。
这是我第二次给儿子压岁钱。
第一次是03年春节。
正月初一。
大街上其实并不热闹,很多人都选择了窝在家里。
不知是我心态的原因,还是本来就是这样,我觉得春节越来越不热闹了,缺少一种过年的气氛。
我们坐车来到老婆的二爸家,屋里已聚集了很多人,看见我们进来,大家都热情的招呼起来。
对于我,大家都是这样招呼:嗨,好几年都没看见你了,稀客呀。接下来就是问:怎么样,混得不错吧?
我用一种谦卑的神态回答,一般吧,混口饭吃。
大家落座,济济一堂二十余个人,客厅沙发不够坐,老婆二爸就临时找了一些塑料凳,大家凑合着坐下。
进入叙旧环节,话题很多,通常都是由询问某人过得咋样谈起。
大家似乎都过得不错。
我抱着儿子坐在一个角落,害怕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我希望被忽视。
这种担心很多余,大家都被两个高谈的人吸引。
这两人我不知道应该叫姐夫还是妹夫。
一个姓高,是我老婆的堂妹的老公,搞土建的,四十多岁,离过婚,据说很有钱。
一个姓孙,老婆表姐的老公,开一家五金公司,四十多岁,离过婚,据说也很有钱。
博士后今年没回来,中心被此二人占据。
(奇怪的是这几人都出自农村,城市女人都被农村有钱人占领了。
我算例外,我找了城市老婆,但我没钱。)
以前,我老婆和我赌气时就常拿这两人来挤兑我,说她姐姐妹妹都嫁得好,只有她命苦,嫁我这个没用的男人。
我就笑,说人家嫁的是二婚,你嫁的原装,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老婆就问我,以后我有钱了,会不会也离婚,再去找个年轻的。
我故意吊她胃口,我说我现在这么穷,哪敢有这想法啊。
女人就是这样,一方面闲老公穷,一方面又担心老公富了地位不保。
又岂止是女人这样?任何人都是这样,即使不是感情方面,也会有其它方面。
患得患失,人性如此。
都是高和孙在谈论他们的车。高开的是奥迪,他说原来准备买宝马,太张扬,奥迪含蓄一些。
孙开的是凯美瑞,他说他没必要买好车装门面,高是做工程的,应该买好车体现实力。言下之意是他要买的话,是买得起的。
我们都被二人的话题吸引,听者当中,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有车开。
话题随后蔓延到身体方面,重心便转向了老人,这是老年人之间的话题,年轻人口是心非的嘘寒问暖一阵,有的借故上厕所,有的试图转移到自己关心的话题。
年轻人除了关心钱,有几个真正关心老人?
吃饭的时候,我不幸和高和孙坐在一桌。原本,我是希望抱着儿子和老人们一桌的,但被高硬拉过去,过去的时候我把儿子也带了过去,我希望他们见我专心照顾儿子而不来打扰我。
可恨的是小家伙只陪我坐了几分钟,就跑到他妈妈那里去了。
喝酒。一醉解千愁。
三十九、

我们都很在意自己的感受,和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其实,很多时候,你是生活在自己的假想中。
就拿我来说,因为和别人有差距,老想着别人会对我有看法,会瞧不起我,甚至会嘲笑我。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这个社会,大家都忙碌着,很少有时间关心别人,即便是炫耀自己的成功,也并非就是借此奚落别人。
多半是自己敏感而已。
酒桌的气氛其实还是蛮融洽的,大家相互敬酒,说一些恭喜发财新年快乐之类的套话。到酣处,才又开始热闹起来。
人都是好斗的,酒桌上也如此。都在找各种理由逼对方多喝一些,以表示自己策略上的胜利。
开始我尽量做到少说少喝,到后来,便逐渐的放开了,管他娘的,谁怕谁啊。
高和孙依然是桌上的中心,喝到后来,火力就全部对准高了。
孙向高敬酒,孙说,高兄,你那工作性质我清楚,要经常陪客人喝酒,酒量大,我不能和你硬顶,我喝一半你干了。
高当然不干,扯了半天,两人一齐干了杯。
高见大家都把矛头对准了他,自然不干,便说要喝大家一起喝,喝多少都行。
我不想再喝了,就想借故离席,被孙高一把拉住,说我们是老挑(C市土话,连襟的意思),几年不见,今天见了不喝过痛快不准走。
高也拉住我不放,一脸诚恳的对说,我们今天放开了喝,我平常喝酒,大都是陪客人喝,钱没少花,可喝起来不够味,怕客人没喝好,又怕客人喝醉,酒喝在嘴里,眼里得察言观色,怕客人不满意,得随时调节酒桌上的气氛。累,你知道不?
我点点头,重新入座。
桌上其他不喝酒的人主动撤了出去,我们这桌剩下了四个男人,除高和孙外,还有一个是我老婆的远房表弟,姓罗。几个女的主动的把饭菜热过,但我们对怎样喝酒一直达不成共识,高酒量好,要求大家一样喝,孙不干,强调随意。
我提议说,要不划拳,谁输了谁喝。
我提这个建议的时候其实很犹豫,高和孙都是经常混大场面的人,而划拳毕竟登不上大雅之堂。
居然大家都很乐意。
高先做庄,一圈下来,高只赢了孙,喝了两杯。
接下来孙做庄,也喝了两杯。
猜拳行令,气氛热烈。
其它不喝酒的人都过来围着我们,看我们猜拳喝酒。见谁赢了或输了,便哄的一声,在旁边起哄。
我刚从学校出来那阵,在工厂上班,闲暇时便和工友猜拳喝酒,颇有些猜拳的老底子,所以我和高他们猜起拳来,赢的时候居多。
高输得惨不忍睹,说话舌头已经大了,兴致却高得很,对老婆的二爸说,再拿一瓶酒来,拿好点的,1573.
交待一句,高是老婆二爸的女婿,这次过春节,给老婆二爸拿了两瓶1573.
1573是好酒,我只听说过,从来没喝过,所以酒拿上来的时候,我有意输了一拳。
的确是好酒,醇和浓郁,带有一点粘酬,酒杯看似喝干了,过了一阵,沾在杯壁上酒液又会缓缓聚集在杯底。
再好的酒也不能多喝,酒毕竟是醉人的。一瓶酒喝完,高已经醉态毕现,说话结结巴巴,不断的说今天喝得高兴,比和客户喝酒高兴,这才是真的喝酒。
说着说着就骂起客户来,说他虽然挣了两个钱,却长期在客户面前装孙子,就是对普通的办事人员,也得随时陪着笑脸。
到后来,许是触动了心底的隐痛,竟然当众哭了起来,一把鼻子一把泪,煞是悲悯。
众人慌了手脚,急忙帮他洗了脸,扶到床上休息。
人啊,都不容易,被人仰望的同时,也在被人俯视。
个中甘苦,只有自知。

吃了晚饭,我们才回家。
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正月初一,我周旋在一派祥和与欢乐的气氛当中。
找了个空隙,我给弟弟打了个电话,问他吃了晚饭没有,回答说吃了。
我很想请弟弟和我一起过大年初一,但我不能做这个主。
岳母也曾问过我,问弟弟回家没有,我懒洋洋的答,不知道,可能回去了吧。
老婆就嘲笑我无情,连兄弟的去向都不过问。
我只好以笑作答。
要是我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多好。
弟弟已经长大了,这分孤单,我想他能承受。也只能承受。
第二天,我找了个借口,溜出来陪弟弟,和弟弟说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太多可说。弟兄之间,举手投足,双方都懂。
我问弟弟,2007年已经开始了,他有什么新的想法没有。
弟弟说没有,现在生意不好做,感觉做什么都很艰难。
谁不难啊,象高,在我们眼里已经是很不错的大老板了,肚子里也有一大堆的苦水。
弟弟突然笑着说,要是大家都没钱就好了。
我也笑。
我们都在追求一种平等的待遇,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古往今来,从来都没有过。
我对弟弟说,幸福来自于优越,不幸则来自于差距。正是有了差距,才会有前追后赶,社会才会进步。
这是个哲学问题,在大年初二这天,别人在吃喝玩乐,我和弟弟在谈论哲学。
临走的时候,我对弟弟说他头发太脏了,建议他去洗洗头,并给他推荐了一个地方。
那其实是个黄店,且没有节假日之分。
呵呵,我这当哥的不是真不是什么好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