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十五)

在一个小区的门口,我见到了给我打电话的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圆脸,大眼睛,长得的确很漂亮。
女人姓毛,叫毛梅,反过来就叫眉毛,真是好名字啊,顺念反念都有味道。
毛梅新买了一套房子,准备装修好后租出去,由于对材料价格不熟悉,让我给她当个导购。
坐上毛梅的车,直奔装饰市场,从地板看起,一直到灯饰。
事实上,我并没起到什么导购作用,进了装饰市场,各门各店的销售员把自己产品的功能特点描述得清清楚楚,我就象一个保镖,偶尔在边上插一句话。
毛梅似乎比较忙,我和她逛装饰市场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接电话,有时一个电话要通很长的时间。
我说你这么忙,为啥不找个装修公司帮你装修啊,自己装修很费时间的。
毛梅说我今天就是来摸一下价格,回头包给装修公司,免得被宰。
我说装修公司来买的价格会比我们今天问的低10%左右,同时你要指定品牌型号,以防装修公司偷梁换柱。
毛梅说那我们得把今天问的这些牌子记下来。
从装饰市场出来,天已经黑了。还有很多东西没看,毛梅说明天再来。我寻思着我起的作用不大,寻思着想找个借口明天就不来了。
正想和毛梅道别,毛梅却说,今天耽误了你时间,晚上一起吃个便饭吧。
穷人是一个圈子,富人是一个圈子,如果穷人想致富,得想法进入富人的圈子,那里的资讯是穷人不了解的。
所以我同意了,只想和这些有钱的人多接触。
上了毛梅的车,在一个茶餐厅门口停了下来。
两个人吃饭,不好点菜,茶餐厅比较合适。
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毛梅点了饭菜,拿出笔记本看她记录的价格。
我因感觉自己没起到应有的作用,便逐一的对毛梅介绍市场价格和装修公司进货价的差价。
其实有很多我也不知道,对不知道的,就按我对价格的理解和把握介绍给她听。
我说这些,准确的讲带有点穷人向富人讨好的意思,也有点自己抬高身价的意思。喏,你有钱,但这方面我比你懂。就是这种心态。
毛梅来了兴趣,突然说,你这么熟悉,要不我包给你装修,就按你介绍的装修公司的价格执行。
我直接晕倒。
这女人真厉害啊,我给你透露行业内幕,一下就把我粘上了,我不亏死啊。
也是个教训,我们可以给人帮忙,但千万别透露行业底线,搞不好自己就搭进去了。
毛梅见我有些窘,就笑,说,逗你玩呢,瞧你怕成那样。
我也笑。
就这样我和毛梅就熟悉起来,说话也放松了,有时还开些不氧不痛的玩笑。
毛梅问我和张鹏是什么关系,我说是朋友。
毛梅说我和张鹏认识三四年了,以前可没见过我。
我说,这些年混得不太好,和张鹏他们疏于来往。
说完这话我特后悔,大男人的,在一个女人面前哭穷,什么意思啊。
毛梅说,也就是说前几年有些自闭啰?
我尴尬的点点都。
现在走出来了。
我说不得不走出来啊,上有高堂,下有幼童,如果不想死,就得出来混饭吃。
毛梅说,你知道什么人最容易自闭吗?
我说不知道。
她说,有上进心、混得差、爱嫉妒。把这三个特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特定自闭。
我惊异于她的说法,差不多把我给概括了。
我一直没有勇气承认我的嫉妒心,事实上我是有的,我害怕别人比我成功,我希望所有人比我混得差,我希望帮助所有人,而不希望有人帮助我。这些都是嫉妒心的具体体现。
毛梅说,如果你能承认别人的成功,至少你混在成功的边缘;如果你回避别人的成功,你就和成功离得很远。
这话真的很有道理,我无法想像,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会提炼出这些深刻的人生道理。
如果她是男人,我不会太惊异,但她是女人。
我没有歧视女人的意思,但这些东西,应该由男人来总结。
毛梅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但不好意思问她。
好几次我都有意把话题引到她的经历上去,都被她轻易的避开,并且回避得不露痕迹。
但她乐意和我谈经商之道,谈生意理论方面的事情,用她的话说,沟通使人进步,封闭使人落后。
她问我,一个企业,从起步到成熟主要靠什么?
她给了我三个答案,要我选择:
一、 靠产品,得产品者得天下;
二、 靠市场,得市场者得天下;
三、 靠资源,得资源者得天下;
她补充说,权力、朋友等都属于资源类别。
我对这类问题不感兴趣,这类问题实际上是一些伪专家为了吸引别人目光,显示自己高深而故意总结出来抬高自己身价的把戏。本来三个都可以靠,但我想听听毛梅的看法,便故意说资源是最重要的。
毛梅摇摇头,说,靠产品。假如你是经销型公司,你首先需要一个产品来作为你的核心,不然你连卖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如果你是生产型公司,自己生产的产品就更不用说了;假如你是服务型公司,你服务的内容就是产品,认真把内容做好,就是最好的服务。所以我认为产品是立身之本。
毛梅又说,很多人都会选择资源,但你想想,一个才起步的企业,会接触到多少资源。有人以为有了权力这个资源就有了一切,其实这是一种误判,现在这社会,没人敢为了小利益乱用权力,有权力的人图的是什么?是安稳,不是利益。而一个人最大的幸福感是什么,也是安稳。你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努力奋斗吗?那是他感觉不安稳,于是想多挣钱,让以后的生活安稳,一劳永逸。
如果说我开始对毛梅的见解仅仅是诧异的话,她的这段话则让我感到很惊异。她看东西很透。
我问她,象我这类混得很潦倒的人要翻身,靠什么?
毛梅反问,你潦倒吗?
我老实告诉她我前几年的生活,并且连我到工地当民工的事都告诉了她。我之所以告诉她这些,是因为我觉得她的确不同寻常,有非常深厚的生活基础,看问题很深刻。
我需要人指点。
毛梅笑着说,其实你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因为你从来都不敢坦然的看一个人,目光总是很躲闪,这是自卑的表现。人之所以自卑,是因为他经历了一些低谷,认为自己可能已经没希望了,这样才会自卑。
我默然。
毛梅说,我对你做的行业不了解,但根据你的介绍,我感觉你就象一个游击队员,哪里有钱冲向哪。你这样做是不能持久的,身体跟不上,精力跟不上,久而久之,疲惫了,就放弃了,最终会放任自己倒下。
毛梅的这一席话让我汗毛直竖。
毛梅接着说,不过你当时的情况我能理解,你只有这样做才会生存下去。但你现在得改变思路了,我觉得你应该走专而精的道路,不要漫天撒网。
我听见专而精这个词时,不由一拍大腿,想说英雄所见略同,春节的时候,这个话题我也同弟弟讨论过。但我没有说不口,我知道,和毛梅并位英雄,我不配。
毛梅又说,我想像得出,以前你猴急急的冲向一颗颗芝麻的时候,也许看到过西瓜就在你身边,但你因为要生存,只能捡那些不费力气的芝麻,眼睁睁的看着西瓜别别人抱走。有这种体会吗?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点点头。
毛梅笑了,她说,那是别人的西瓜,现在你得养力气,有了力气,那就是你的西瓜,至少你可以分得一瓣。
我又点头。我知道毛梅说的养力气是什么意思,养力气就是积累资本。怎样积累资本呢,我的理解就是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并且沿着这条一直走下去,不管这条路是对是错,都要坚持走下去,即使是一条错误的路,只有坚持,也会走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这样的例子生活当中也不少,许多小店,开始看起来不起眼,生意很差,但他坚持做下去,逐步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几年时间,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感觉我在走神,急忙调整自己的思路,回到现实中来,继续听毛梅说话。
毛梅却在讲电话,似乎是有一笔什么生意,但她搞不太懂,这时她看了我一眼,说,我这里有一个朋友,我问问他懂不懂这个,回头和你联系。
毛梅挂了电话,问我:你对弱电产品熟不熟悉?
我搞了差不多一年的建材产品,对建筑相关的材料都多少知道一些,弱电产品我多少也了解一点,就说,勉强知道一点,但没做过,不太熟悉。
按我的秉性,管它熟不熟悉,先答应下来再说,但在毛梅面前却不敢造次,只能据实以答。
毛梅说那好,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和他沟通一下。
我说,明天你不是还要看装修材料吗?
毛梅说,再抽时间我自己来看得了,装修是个漫长的过程,不急这一天。
和毛梅分手,已是接近夜里12点钟,毛梅说我送你吧,这会不好坐车。我说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我坐上出租车,走了不到三公里,见计价器马上要跳字了,我立即叫停,付了出租车6块钱,下车在路边等候公交车。

回到家的时候,儿子已经睡觉了,老婆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
见我进屋,老婆愠怒的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我突然想起我早上答应今天晚上陪老婆到商场去给岳母买一件衣服做礼物,岳母明天过生日,满六十岁。
我连忙说和一个朋友谈事情,搞忘了这事。
老婆就冷笑,说,你那点心思我还不清楚?
我说我有什么心思?真的是谈事情啊。
老婆又冷笑,怕花钱也就算了,总是拿谈事做借口。
说实话,本来这事是我不对,但老婆的那两声冷笑让我很反感,便没好气的说,好了好了,我现在把钱拿给你,免得你说我怕花钱。
一摸钱包傻眼了,我想起钱包里只有十三块钱,原来包里总共二十块钱,打了六块钱的车,坐了一块钱的公车。数都不用数。
老婆见我站在那里不动,又冷笑。
我讪讪的说,搞忘在弟弟那里拿钱了,要不明天我给你?
老婆把手上的遥控板一扔,说,我们家的人,哪一个你放在心上过?别人家老公的钱是老婆在管,我们家老公的钱,是老公弟弟在管。我能得到你弟弟一半的待遇,我就知足了。当初我嫁给谁不好?非要嫁给你,要什么没什么,还一天到晚在外面谈事,把自己装扮成多忙的样子。你看看我那些表姐表妹,哪一个不嫁得比我好,好房住着,好车开着,你有什么?当初就图你人好,没想到你眼里只有你自己那一家人,我们这一家人不是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自私自利的东西。
这一顿数落句句见血,象刀子一样割在我心上,我极力忍受着内心的痛楚,眼睛无奈的盯着她。
老婆不管不顾,继续着她的数落,继续拿我和她的几个表姐夫表妹比较。
听着她的数落,我心里的痛楚也逐渐演化成愤怒。我想发作,但她说的又何尝不是那么回事?
末了,我叹口气说,如果你真的很后悔嫁给我,趁现在你还年轻,还可以再嫁。
老婆嚷道,你以为我嫁不出去吗?老娘明天就嫁给你看。
我说好啊,去嫁吧,我真心祝你嫁得比我好。
这是我和老婆结婚几年来,第一次在争吵中提到了离婚。
坦率的讲,老婆应该算个不错的女人,我潦倒这么多年,除了平时抱怨一下,并没有太嫌弃我,即便是我那几个月不回家,她都从来没表露过对婚姻的放弃。今天因为是她母亲过生日,这在她眼里是一件大事,而我却疏忽了,她才有这么大的怒火。
我理解她,但是,她的那些话却让我感到作为一个男人的失败。是的,我很失败,我一个人失败就够了,没有必要连累她。她也没有义务陪我一起失败。
离婚,我已决定了。
我走进里屋,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亲了一下睡梦中的儿子,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出去。
在合上门的瞬间,我看见岳父已从他的房间探出脑袋,茫然的看着外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