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十六)

初春的风依然冰冷,我走在街上,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我并不后悔我刚才的决定,相反,还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就像一个长途徒步者背着背包,包里的东西固然重要,但在放弃的那一刻,仍然是轻松的。
夜已深,我不想去打扰弟弟,但又没钱住旅馆,想了半天,决定到办公室去凑合一晚,我们的办公室在一栋居民楼里,晚上可以进去。
我没有坐车,沿着马路朝办公室方向走去。马路早已失去了白天的喧嚣,把一片深沉的静谧留给了我。
脑子异常活跃,往事纷至沓来,和老婆从相识到结婚,再到今晚,一晃眼快七年了。难道真应验了七年之痒的玄机?不是,与七年之痒无关,与潦倒有关。
一个潦倒的男人,很难有一个幸福的婚姻,表面的风平浪静,掩饰不住内里的波涛汹涌。该去的就让它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男人,得干事业,没有事业,什么都没有,即使有,你也不配享用;即使享用,你享用得也不泰然。何必呢?
算了,不想这些,想想自己的未来吧。
嗯,未来。未来是一个迷,但也不全部是迷,很多东西,是可以通过把握现在来掌控未来的。
我怎样来把握现在呢?把握现在就是做好手上的每一件事情,让这件事情为今后带来预期的影响。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象毛梅说的一样,选择好一个产品,做到专而精。
选什么好呢,突然想到了开关。
这看起来是个小生意,但实际上量大得很,不但建筑工地需要,家家户户也都需要,并且单价不高。
在建材市场,几乎每家每户都摆放着开关,很多商家其实都是炒货做。炒货的性质就是买空卖空,跟我现在一样。有人要货,就说马上到库房去拿,实际上一溜烟就跑到其它门市去了,提了货过来,交钱交货,甭管利润高低,赚个过手钱。
假如我能和某个厂家合作,在C市做代理,批发开关,即便是每个开关赚一角钱,也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想到厂家,又气馁了,之前我和广州一个生产铝塑板厂家有过接触,动不动就问我一月承诺多大的销量,准备拿多少钱来做库存。当然我没办法回答他。
但我想我可以先开个门市,从某个代理商手上分货做,等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和客户量,再找厂家谈代理。
这样想着,脑子里就有了一些眉目,但还不太成熟,明天会见到毛梅,向她请教一下,看看她的见解。
忽然很担心毛梅忙,怕她没时间来理会我的事,自从和毛梅交流过后,我便有些拨云见日的感觉,虽然年龄比我小,但很多方面,可以做我的老师。不过从今晚和她交流的情况看,她是个愿意表达观点的人,我诚心向她请教,她应该会表达她的看法的。
不过话也说回来,即便她没时间和我探讨也没关系,路,最终还得自己走。
脑子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直到进了办公室,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
又累又困,还有些冷,我把从老婆家收拾出来的几件衣服全部穿在身上,靠在椅子上专心睡觉。
新的生活开始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离开了办公室,到弟弟那里去洗了个脸,因为听毛梅说今天要带我去见一个朋友,特的用弟弟的刮胡刀剃了胡子。
我打通毛梅的电话,和她约好见面的地点,就直接坐车过去了。
见了面,坐上毛梅的车,就想迫不及待的对毛梅说说我的想法,但突然感觉没了昨晚谈话的那个气氛。
想了想,觉得今后不一定能经常见到毛梅,假如你没事经常去打扰人家,即便是人家开始对你印象好,后来也会烦的,甚至会觉得你别有用心。
于是我说,毛老师,你昨天的话对我触动很大,现在我心里有个想法,想跟你谈谈。
毛梅笑,她说怎么叫毛老师了,我不习惯,还是叫名字吧。
其实这是我低人一等的叫法,我没法与她平等相待。但听她这么说,我就尽量做得随便一些,有时候,太尊重人家,其实是在主动的拉开距离。
我把昨天晚上关于做开关的想法同毛梅讲了一下,毛梅就说,你并不一定非要做厂家的代理,以你现在的实力,做代理是不现实的,代理需要很大的流动资金,需要很大的库存。但我倒赞成你开门市的做法,开门市不一定要挣钱,但至少把招牌亮出去了,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
毛梅接着说,所谓专而精,其实就相当于一张名片,让别人需要这个的时候首先想到你,就意味着你已经专而精了。比如别人要开关,马上就想到了你在做这个,你就专而精了嘛,到时候,会有很多厂家围着你转的。
真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毛梅对专而精的理解确实独到。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车子开进了一栋写字楼的车库,下了车,坐电梯到了十一楼,进了一处办公室,毛梅对前台的同志说,找你们周总
那同志看见毛梅,笑着说,正等着你呢。
我看了一眼前台同志背后的形象墙,上书某某会计咨询服务公司。
原来是个代帐的公司,专门给那些中小企业代帐的。
毛梅引着我们往里走,我打量了一下公司,不大,外面有几个办公隔断,每个隔断都有一台电脑,有人在电脑面前忙活着。里面还有一间屋,应该是周总的办公室。
果然是周总的办公室,很大,大约要占整个办公区的三分之一,地上铺着地毯,给人一种厚重凝练的感觉。老板桌后面是一个中年男人,肥头大耳,一脸的福相。这就是周总。
毛梅和周总打着招呼,对周总介绍我说,这是农笑非,懂弱电产品,你们好好聊聊。
周总笑,毛梅啊,你真是热心肠,专干穿针引线的活,什么时候我也来个穿针引线,把你给嫁了。
毛梅还没结婚?我有些意外。
毛梅笑着说,候选人都一个排了,我才不要你操这心。
周总笑着说,佩服佩服,追毛同志的,应该有一个连才对。
周总在说笑之间让了座,开门见山的说,他说他的一个朋友在H县某局上班,该局正在修综合办公楼,主体框架已经完成,即将进入装修阶段。原来他是想去拿装修工程的,但去晚了一部,已经被一个公司拿下了,剩下弱电工程还没定,便想把弱电工程拿下来。但他对弱电工程不懂,想找一个懂行的一起合作,把这个项目抢下来。
我没兴趣。周总话一说完我在心里就已经回绝了他。
我在建筑工地跑的也不少了,深知要拿下一个项目非常之艰难,我不熟悉弱电这一块,周总更是外行,尽管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毛梅干哪一行,但估计与这个也不沾边,不然不会临时把我拉在一起。一帮外行想要把专业性很强的项目拿下来,难度可想而知。此其一。其二,通过昨晚到今天和毛梅的交流,我思想上的一个节已经打开,我决心走产品这条路,任它有多艰难,我会始终如一的走下去。我不和别人比实力,不和别人比任何优势,我只比耐心,比坚持,比对于该产品的忠诚。
我说过,我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挣钱中去,而这个钱,我挣不了,它是个西瓜,大大的西瓜,我没有力气搬动它。更何况,这哪里是搬西瓜啊,简直就是种西瓜。我现在仍然得拣芝麻,拣稍微大一点的芝麻,但绝不是西瓜。
我想毛梅是个聪明的女人,明知我没法干这样的活,还把我带来干什么?
但我不好一口回绝,别人让你来谈是看得起你,我不能不知趣,但我的确无意于此,便说,就我目前的境况来说,我非常想得到和你们一起合作的机会,但是,我以前毕竟没有操作过类似的项目,我担心我会让你们失望。所以,请你们慎重考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推荐一个对这个比较懂的朋友来和你们合作。甚至也不一定要和他合作,只是找他了解一下这里面的水深水浅,供你们参考一下,也是好的。
我说的是实情,但周总听了我的话之后却对毛梅说,你这朋友蛮诚恳,是个可以合作的人。
毛梅就笑,那是,我看人的眼光哪有走眼的。
什么跟什么呀,我越发摸不着头脑。
周总说,这样吧毛梅,我看就请你这位朋友来帮咱们,你回头把情况给他讲一下。说话口气很大,象下命令一样,让我有些反感。
毛梅说好啊,既然你都定了,我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这时毛梅接了一个电话,着急上火的对周总说,那先这样,我得回去了一下,家里有急事了。
周总说那快回吧快回吧,有啥需要帮忙的打电话给我。
我和毛梅就下了楼,毛梅驾车自行离去。
我突然感到事情有些蹊跷,自从昨天见到毛梅以来,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节奏快得惊人。她不会是骗子吧。
还别说,骗子往往都是聪明人,还有一张伶俐的嘴,把人忽悠得团团转。不过她既然是张鹏的朋友,应该问题不大。张鹏不一定帮我,但肯定不会害我的。
我想给张鹏打个电话,想了解一下毛梅到底是做什么的,但电话关机。
算了,管她干什么的,我自屹然不动。
不过,她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哦,只要观点正确,又何必去理论她的身份?

回到办公室,弟弟正在接电话。我在旁边听,似乎是要PVC管,问直径32的多少钱一米,要80米。
我在旁边轻声说价格卖高点,弟弟不明就里,但还是按我的说法报了价。
挂了电话,弟弟说PVC管价格很透明,大家都清楚,一旦客户发现价格高了会说我们不诚信,会丢客户。
我说你放心,保证不会。
凭经验,我就知道要货的这人对PVC管不太熟悉,如果熟悉,不会说要多少米,他得说要多少根,因为PVC管都是按根论的,一根号称4米,实际上只有3.8米。杂牌的,3.6米的都有。
再说了,即使他要了解价格,别人都是报多少钱一根,他要比照我们的价格,就得换算成米。即便他换算成米得出了单价,他不一定记得住今天我们给他的价格,如果他真的有闲心记住了我们的价格,这等精细的人,丢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一般来讲,找我们询价买东西的人,基本上没有这么精细,如果精细的话,何必找我们?市场上多了去了。
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平时看在眼里,叫在嘴里,自以为很熟悉,但却没往心里去。真正深入进去了,才知道里面学问大。譬如赚钱,卖同样的东西,换个单位,利润就增加了。
弟弟要到市场上去拿几样货,让我守电话,我说把电话转到手机上,咱俩一起到市场去走走。
在路上,我把准备开门市卖开关的想法给弟弟说了,弟弟表示支持,说如果在市场上有个门市,那么炒货的时候不用付现款,都在市场里混,价格也要便宜一些。
然后开始合计需要多少资金。我问弟弟现在我们总的有多少钱,弟弟说现金只有千多块钱,别人还欠我们几万块钱的应收款,我们欠供货商也有不少钱。应收款中,可能有不小的一部分要成呆账,因为有些工地拿货的人换了。
我说这样,从明天开始要把供货商的货款尽量往后押,同时抓紧回笼应收款,把资金腾出来,先把门市租下来再说。
弟弟咕噜说应收款不是说收就能收的,去年我们说起来也挣了一点钱,到过年的时候有多少钱?现在的人啊,涉及到钱的事能拖就拖。
我说你尽量嘛,咕噜个毛。
接着我和弟弟算了一下开门市的费用。房租要首付三个月,假设一个月三千的租金,就得九千块钱,按照惯例,还得交一个月的保证金,那么光花在场地上的费用就得一万二。门市租下后,总得要点样品,尽量让门市看起来琳琅满目一些,不然门市会给人以单调的感觉,当然可以找市场上其它商家借点货做样品,但多少得有点库存是不?不然遇到零售客人,别人说买两个开关你总不能说没有吧?人家可以相信你说没有,换一种行不?你不能样样都说这是样品,仓库全面缺货,鬼大爷才相信你。所以必要的库存是要有的,总得要象那么回事。
算来算去,觉得搞个门市怎么也得要个两三万块钱。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呐,对于我们来说。
两弟兄边合计边在市场里转悠,看哪里有合适的门市要出租或转让,看了好几处,不是价格太高就是位置不好,位置好的,别人又经营着,位置偏的,与我租个办公室有什么区别?
转悠了两个小时,没个结果,突然想起还没吃中饭,便在市场的一个角落找了一个卖快餐的摊点,要了两份盒饭,蹲在地上边吃边聊。
吃了饭都在等对方付账,我说我身上只有几块钱了,早上出去的时候买了一包烟。
弟弟笑,说你真是穷得可以了。摸出一张五十的大钞,在我面前晃了晃,说,公款消费。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