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二十四)

在生意上我信心满满,但在婚姻上我却一筹莫展。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周媛和儿子了。对于儿子来说,我不是一个好爸爸,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对于周媛来说,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许,我以后都不再是她的丈夫了。
我和周媛之间又有了新的误会。
那次在儿科医院和周媛分手后,我给周媛打过几次电话,试图向她解释我和毛梅的关系,但周媛总是不接我的电话。有一次接了,还没等我说话,周媛就奚落说:“你现在和那个美女打得火热,还来找我干什么?”不等我开口,就挂断了电话。
这说明她还是很介意毛梅的。
于是我给她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我和毛梅只是朋友,让她不要 误会。
周媛没给我回短信,过了几天,却主动给我打了个电话,和我商量儿子在幼儿园读书的事情。看来,她正在消除对我和毛梅的误会。
昨天,我给她打电话说希望找个地方谈一谈,消除一下双方的 隔阂。
周媛同意了。
我们约在上一次见面的那个茶楼,说好下班就过去。
但事情就这么凑巧。昨天生意特别忙,我的手机响个不停,临下班的时候,又接到一个老客户的通知,说他们单位要一批急料,要我到他们单位去一趟。
我赶到对方单位,谈好了合同,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时间这么晚了,按说应该请客户吃饭,但我想到周媛在茶楼等我,便连客气话都不敢说,怕客户顺水推舟。
没想到客户却主动要我请他们吃饭,这下我就傻眼了,只有装着很热情的样子陪客户到餐馆去吃饭。
我想抽空给周媛发条短信,但还没输入几个字,手机就没电了。
没办法,我索性安心陪客户喝酒。一顿饭吃完,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我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弟弟那里,倒在床上就睡。
今天早上起来,我想起得赶紧给周媛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不然她又会生气。我刚把手机充电器插好,短信提示音便想了起来。
周媛的短信:从你假装上班实则游手好闲开始,我都没有对你失去过信心。但到昨晚十二点为止,当我走出茶楼,我已经对你失去最后的耐心了。不要打电话,不要发短信,等离婚通知吧。
接到这条短信,我冷汗直冒。
原来周媛早就知道我前几年的事,她只是照顾我的面子,没有说破而已。而昨晚,我真的没想到她会一根筋地等到十二点。
我还是给周媛发了条短信,向她解释我昨晚没去找她的原因。我想她一定不会相信,但我必须这样做。我只是想尽力挽回她对我的 信任。
其实,她不知道我这一次真的事出有因。

2007年9月26日 星期三 多云

这些天,周媛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离婚的结局似乎已定。我像一个被宣判的犯人,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被执行的那一天。
幸运的是周媛并没有通知我离婚,我和她又回到了年初冷战的 状态。
我心里暗暗高兴,看来周媛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和我离婚。于是我时不时地给她发条短信,不断解释那天晚上失约的原因。也许她看见我的短信就删了,但总有漏掉的时候吧?
我没有其他办法,也许只有时间,才能慢慢消除她的怒气。
我不再多想,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生意当中。利用空闲时间,我还学会了开车,拿到了驾驶执照。
原来我迫切地想买一套房子,有房子,才意味着我在这个城市立住了脚。但现在,我决定先买一辆车。
房子也许会不断涨价,但我自信,不论房价怎么涨,应该不会比我生意的发展速度快。
所以,只要生意良性发展,房子终究是会有的。
有了产品,也有了部分客户。现在,我需要效率。
一天只有十来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有了车,跑得快一点儿,我就能把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变成20个小时。
所以,眼前对我来说,车比房子重要。
毛梅打来电话,说她有一个朋友恰巧要卖车,问我要不要。
我问:“是辆啥车?”她说:“是一辆日产骐达,开了快四年了,卖价5万块钱。我看了一下,比较划算。”
我说:“既然你要觉得划算,那我就买下吧。”
毛梅说:“你这么相信我呀?不怕我在这中间吃回扣?”
我说:“毛梅,你也太作践自己了吧?都打交道这么久了,你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
毛梅说:“别和我套近乎。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人很危险,往往会不知不觉上你的当。”
我笑,说:“你这么聪明,还会上我的当吗?”
毛梅说:“那可不一定,我现在正处于智商最低的时候。”
我说:“看来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嘛。”
说完突然心里咯噔一下,我想起了一句话:恋爱中的女人智商 最低。
莫非……
我岔开话题,说:“车我就不去看了,你直接帮我开过来得了,完了我把钱付给你。”
毛梅说:“行。我先找个人帮忙把过户手续给你办了。”
挂了毛梅的电话,我心里有些纳闷:毛梅有男朋友了?但这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交往很密切,可以说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如果她有男朋友,我应该知道。
难道她是对我产生了好感吗?
应该不会吧?记得那次我和她从儿科医院出来后,她不是开玩笑说对我没兴趣吗?再说,我只是把她当朋友,从来没有往男女方面 想过。
人家随便那么一说,我这里就想入非非,太自作多情了吧?

生意要顺,精神头先得好

2007年10月11日 星期四 晴

上个月,毛梅把车开过来了。
车不错,较省油,操控也还行。
有了这辆车,似乎人突然变得高大起来,自信心也增加了不少。
开在路上的时候,我怕别人从外面看不见我,便故意不摇上车窗,想要显摆一下。
在拥堵的时候,其他司机都很烦躁,我的心情却出奇的好。有时候我还要伸出头去,和旁边的司机笑着招呼一下。
其实我们并不认识,我只是心情好而已。
有了车,办事效率高了不少。当老客户打电话找时,我总能迅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老客户都笑着说:“有了车就是不一样啊。”
我说:“主要是为了更快更好给你们服务才买这车的。”
客户们就说:“不错不错,祝你生意越做越好。”
虽然都是一些客套话,但我听起来却特别受用。
我们得承认一个人的精神力量。当你心情好、走路都哼小曲的时候,你工作起来就特有信心。你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会感染和你打交道的人。
我觉得我买车之后,就处于这种状态,做事劲头十足。
精神头好,生意就顺。我连续签了两笔电缆销售业务,加上零星销售,买车当月,我差不多就把买车的钱赚回来了。
同时,我们的集团客户越来越多。在和集团客户打交道的时候,签订合同是我最头疼的一件事。
客户已经认可了我们的产品和价格,但是他们不愿意和一个经营部打交道,说我不具备法人资格,没办法和我签订合同。
于是我让弟弟去申办了一个公司执照。我们申办的是有限责任公司,需要三个股东。刚好,我们公司就三个职工,这样我们仨就都是股东了。
小玉很兴奋。她说:“我现在也是老板了,就在几个月前,我还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呢。”
弟弟一本正经地对小玉说:“你现在是老板,要比以前更加刻苦工作才行哈。”
小玉推了弟弟一把:“哪有这么跟老板说话的?一边去。”
我笑着说:“我们仨都是股东,我岁数大,我当董事长哈。”
弟弟说:“那我当总经理。”
小玉说:“你们都把掌权的当了,那我当啥呀?”
弟弟说:“当总经理助理。”
小玉白了弟弟一眼,说:“谁给你当助理啊?你给我当助理还差不多。”
弟弟说:“算了算了,我们相互助理好了。”
看着小玉和弟弟拌嘴,我心里感触良多。
我们终于从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虽然我们的部队不大,但好歹有个番号。这样我们在进行商业活动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以公司的名义出现了。
弟弟的个人问题也解决了。他和小玉长期在门市共事,很自然地就产生了感情。
原先只是偷偷摸摸地好,后来便渐渐公开了。
这在我的意料当中,我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弟弟和小玉其实还是挺配的,都是从农村出来打拼的,知道生活的不易,沟通起来不存在问题。唯一的缺陷是弟弟书读得少一些,但小玉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一点。她甚至偏激地说:“读书有什么用?读了书搞得城里人不像城里人,农村人不像农村人,还不如不读。”
我私下问了一下小玉,说:“送你口琴的那个男同学呢?怎么处理的?”
小玉说:“他找了女朋友了,我们后来就没有联系了。”
我点点头,又问:“那口琴呢?”
小玉说:“里面的簧片生锈了,就扔了。”
我说:“那好,回头我叫弟弟新买一只送给你。”

我能买下这个厂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