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小子发财日记(二十九)

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晴

周媛真的去买了不少螃蟹回来,做成大闸蟹。
我买了一瓶酒,把弟弟和小玉也叫过来,对他们说:“今天专门来吃一回螃蟹,过一回有钱人的生活。”
弟弟说:“那天我尝过,没啥了不起,还不如吃回锅肉来得过瘾。”
我看看周媛,见她正吃得津津有味,便也拿起一个,学着她的样子吃起来。
正如弟弟所说,真的不如吃回锅肉来得过瘾。

我成了百万富翁

2009年1月16日 星期五 晴

过几天春节就要到了,节日的气氛渐渐浓起来。桥架厂的员工都放了假,我让弟弟也关了门市,盘点一年的收成。
我把桥架厂的账目拿给弟弟,说:“你算算咱今年总共挣了多少钱?咱心里还得有个谱不是?要不成了千万富翁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弟弟说:“你想得倒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人。千万富翁可以开奔驰宝马了,你开什么?二手车。”
我笑了笑,独自去一边看电视。
弟弟过来说:“平时忙没觉得,现在看来情况还不错嘛,我们居然也是百万富翁了哦。”
我说:“我怎么感觉像在做梦似的。想想前年的这两天,我们还在为路怎么走而发愁。而大前年呢,连饭都吃不上。我们曾经为怎样过上好日子而忧虑了很多年,而真正的改变,只用了两年时间。特别是去年,好事情一件接一件,基本上没什么空隙。我们运气怎么这么好啊?”
弟弟说:“运气好是一方面,关键我们还是很努力嘛。”
我说:“不对,一定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推动着我们发展。是什么呢?嗯,紧迫感。这两年来,我们基本上没有浪费每一分钟,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做生意上去了。以前呢,我觉得我们还是有些疲沓,瞻前顾后,不管做什么总是希望想周全了再去做。但很多事情想不周全,只有做了,才知道怎么做最周全。我们以前的失败就失败在这方面,要敢想敢做,就像我们去搞桥架厂一样。谁能相信我们凭五万块钱就吃下了一个桥架厂?行动才是生产力。”
弟弟说:“今年我们好好努力,再上一个台阶。”
我说:“桥架厂上升的空间不大,主要是产量提不上去了。要再提高产量,还要增加设备。建材公司还有上升空间。不过我觉得明年的任务是规范管理,今年我们冲得比较快,管理方面留下了很多隐患。不把这些隐患消除掉,一根草就会压死一只骆驼。所以,我的想法是,明年以稳步前进为主,不宜过多地追求业务,主抓进销流程。否则一旦出问题,将是致命的。为什么有些知名企业一夜之间就倒了?就是管理没跟上,一环出错,环环出错。一定要以己为鉴,以他人为鉴。”
这时小玉和周媛已经准备好了饭,我们全家五口人围在桌子上吃饭,儿子在桌子中间钻来钻去,像条泥鳅一样。
周媛说:“马上就春节了,什么时候回家啊?”
我说:“随时都可以,你不是经常回去吗?”
她说:“我是说你们老家,你就不打算请我再去看看?”
周媛在2003年的时候曾经跟我一起回去过一趟。但她对农村生活很不适应,并直言说,如果她早知道我生活在这样贫穷的地方,还真不一定嫁给我。
我故意说:“你就不嫌我们老家穷吗?”
周媛说:“反正你都把我骗到手了,还嫌什么?”
我问小玉:“你今年是回你们家呢,还是回我们家?”
小玉看了一眼弟弟,说:“这我可做不了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切听老公安排。”
弟弟说:“这才像我媳妇嘛。今年回我们家,明年去你们家。”
周媛听说小玉也要去,就立即绘声绘色地向她介绍我们老家的种种状况。说到开心处,两人就在旁边嘻嘻地笑。
看着她们如此开心,我却陷入了沉默。
多年来,我最怕的就是过春节,因为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但今年,我竟然盼望春节早日来临。我想把我们今年成功的喜悦,带给父母,带给我的父老乡亲。

家的温暖

2009年1月25日 星期日 晴

我是大年三十回的家。从C市到我家,开车要开八个小时。我开了不到三个小时,母亲就给我打了三个电话。照例是响两声,挂断,我再回过去。
母亲总是问我走到哪里了,叮嘱我开车小心一些。
后来,每隔一个小时,我都会主动打一个电话回去。
母亲一般都在厨房忙,从厨房到放电话的卧房有一段距离,但每次电话只响了两声,母亲就会准时拿起话筒问:“到哪里了嘛?”我敢肯定母亲听见电话响,是跑着过去的。而她的腿,常年关节痛。
暮色降临的时候,我们终于回到了家。母亲站在村口,看见我们从车里鱼贯而出,笑得牙都要落了。
三个姐姐和三个姐夫也到了我们家,他们急忙上来帮忙从车里提东西。
我以为母亲第一句话是要说车的事,结果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就和她的两个儿媳妇招呼在一起了。那个亲热劲儿,让三个姐姐在旁边酸溜溜的。
母亲端出两盆洗脸水,招呼她的两个儿媳妇洗脸。我看见盆子是新的,毛巾是新的,房子里收拾得很整洁,全然不见往日的凌乱。
这所有的一切,她都是为她的两个儿媳妇准备的。当然,还有她的孙子。
晚上,昏黄的灯下,母亲做了满满一桌菜,不断地招呼她的两个儿媳妇吃。好几次,她想给她们夹菜,却又没有夹。她说:“电视上说的,你们城里人不兴夹菜,你们就自己动手。一家人,莫客气。”
儿子挨着我坐着。母亲试探着问:“过来挨着奶奶坐行不?”
我把儿子抱过去,放在母亲的怀里,对儿子说:“听奶奶的话,想吃什么让奶奶给你夹。”
父亲从屋里拿出两瓶老白干,高声说:“好多年都没这么热闹了。自从你们长大后,咱家很少这么团聚过。今天晚上就这两瓶,不喝完不许下席。”
母亲白了父亲一眼,说:“一天就只知道灌马尿,喝好就行了,难道一家人还得扯个酒皮?”
父亲马上就改了口,说:“那是嘛,也不一定非要喝完。”
我们都“哄”地一下笑了起来。
晚上,大家围在火炉旁聊天,周媛和小玉成了中心。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和她们俩说着话,偶尔看一眼春节联欢晚会。
二姐说:“春节晚会越来越没看头了,总是那几个人在那里晃悠,没有新鲜感了。”
弟弟就说:“那是你的欣赏水平提高了嘛。”
父亲酒劲上来了,倚在床头打起了呼噜。
三姐走过去帮他脱了鞋,把他的脚往床上顺。父亲一下坐起来,大声说:“我还没睡着呢。”
母亲就凶父亲:“你没睡着,哪个打起了鼾?”
父亲嘴里咕噜着,倒在床上睡了。
二姐对我说:“现在你生意做好了,什么时候帮我们想点儿发财的办法啊?”
我说:“好办好办,你们都到C市去,咱一大家人搞个股份制公司,请爸爸当董事长,请妈妈当CEO。”
母亲问:“什么叫做‘洗一藕’?是不是洗一节藕?”
大家都笑。我说:“CEO就是当家长,指挥大家。”
母亲说:“家长是你们老爹嘛,我还是当董事长。”
大家哈哈大笑。
二姐夫问:“你们一年能挣多少钱?”
我说:“没太多,只是够吃。”
大姐夫接过话头说:“你谦虚个啥嘛,我们又不来抢你的。都开小车了,还跟我们叫穷。”
我就看着他们笑。我已经被捧怕了。别人的一句吹捧,当时听着舒服,可后来为了证明别人说得对,却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
电视里出来一个演员,我指着那演员对几个姐夫说:“你们知道他有多少钱吗?听说有好多个亿。”
大家一阵咂舌。一家人就眼睛盯着电视,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没有主题,想哪儿说哪儿。比如,本来正说着东边的事,突然一人提到西边,大家的话题又跟着跑到西边去了,但一点儿都没有突兀的感觉。
热烈、亲切、随意,这就是家的感觉。
真好。
我突然想起了岳父、岳母。周媛跟我到老家来了,他们过得好吗?于是我走到一边,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平安到达老家,一切都好,等我们回C市,就回去看他们。
岳父在电话里有些激动。
他说:“你们好好耍,耍安逸了再回来。”

我想把这些真实的经历
献给所有在路上的年轻人

2009年10月3日 星期六 晴

很久很久没有再写日记了。
公司的事情越来越多,盘子也越做越大。自从挺过最艰难的前三年,一切都越做越顺。很早以前就有一位生意很成功的长辈对我说过,“小康啊,生意一旦上路,成功和发财的速度,会让你自己都难以想象。”我的经历正在验证着他的正确。

今天,是我搬新家的日子。
为了让家人住得更舒服一些,我刚刚在市中心又买了一套房子,200平方米。
我打算尽早搬进这个新家,因为新家里有专门给儿子布置的“玩具工作室”,以及我自己的一个很大的书房,我想在新的一年里多读点儿书。
早上起来,我和周媛开始收拾东西。
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无意中,我发现了这本以前的日记,它被周媛很精心地保存在一个纸盒里……
我坐在地板上,随手翻了几页,不知不觉便沉浸到往事中,再合上日记的时候,竟发现天色已近黄昏。
“想起过去了吧?”周媛微笑着站在门口。
“呵呵。”我笑了笑,问,“搬家公司怎么还没来?”
“我让他们回去了。”周媛说,“我看你坐在这里,整个下午都一动不动,不忍心打扰你。”
我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感觉让我鼻子都酸了。
我走过去抱住她,“谢谢你还保存着我的日记,你真了不起。”
“最了不起的是你。”周媛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就在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想把这些真实的经历,献给所有在路上的年轻人——我曾是一个落魄青年,没有存款,没有房子;读的是烂学校、破专业,一无所长;毕业后混了多年,稀里糊涂,不幸下岗;因为混得差,朋友都断了联系。举目望去,出路全无。老婆认为我已没戏,丈母娘也瞧我不起。远在农村的老父母,还以为我在城里混得不错,我只好一直逃避……我曾心生绝望,但我最终选择了绝地反击。那些经历都在这本日记里真实地记录着。
我都能发财,何况兄弟你。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